10/21   繪里的生日賀文

生日快樂~

 

 

〈生日禮物〉

 

「海未ちゃん──!」

 

「怎麼了,穗乃果?」

 

剛才弓道部回來的海未看著撲到她身上的穗乃果滿臉問號。

 

「吶、吶,海未ちゃん,妳覺得我要送什麼禮物給繪里ちゃん好呢?」

 

「禮物……啊,妳是說生日禮物吧。」

 

「對!就是生日禮物!」

 

「穗乃果,我認為妳只要懷著這份心意,不論送什麼繪里都會很開心的。」

 

「但、但是,這是交往後繪里ちゃん的第一次生日,穗乃果想送特別一點……」穗乃果紅著臉小聲地向海未道。

 

海未挑眉。對眼前這位活潑開朗的幼馴染,自己還是十分了解的,除了親近的人外,還沒見過她對其他人如此用心過,並不是說μ's的其他人不重要,而是現在有一個比自己和小鳥十幾年來一直在一起的幼馴染更加親密的存在,『感覺自己的地位下降了呢……』

 

「有點不爽……」海未低聲呢喃。

 

「嗯?海未ちゃん妳有說什麼嗎?」穗乃果眨眨眼,外頭問。

 

「沒事。」搖了搖頭,接著,忽然一個想法閃過:「穗乃果,有一樣禮物我覺得很適合。

 

穗乃果頓時眼睛一亮,果然來問海未ちゃん是對的!

 

「是什麼?是什麼?」

 

「妳。」

 

「欸?我?海未ちゃん妳在說穗乃果嗎?」

 

「別懷疑,我就是在說妳。」

 

「可是穗乃果不能當成禮物啊!!」

 

「相反的,我肯定如果妳把自己送出去,繪里絕對會非常高興。」

 

「嗚…好吧…穗乃果會記下來的。謝謝妳,海未ちゃん。那我再去找其他人問問,要記得對繪里ちゃん保密喔!」穗乃果在海未十分篤定的態度下,雖然還是覺得奇怪,但秉持著對她的信任,自己仍保留了這一項建議。

 

飛快地向海未道別後,穗乃果咻地一下就跑掉了。

 

『真不知妳是單純還是神經大條,這麼露骨的建議居然什麼都沒察覺到。』海未再次搖了下頭,『繪里,我只能助攻到這,剩下就靠妳自己吧!』

 

可只要一想到幫助了搶走自己地位的人,海未的臉仍不禁沉了下來。

 

「嘖!果然還是很不爽!」

 

撇下不滿後,海未一個轉身,背著弓箭袋朝教室走去。

 

………………

 

「小鳥ちゃん──!」

 

說到找人出謀劃策,穗乃果想到的依舊是幼馴染。

 

「嗯~發生了什麼事嗎,穗乃果ちゃん?」小鳥從一堆圖紙中抬起頭來笑著回應。

 

「小鳥ちゃん在忙嗎?」穗乃果看部室裡頭堆滿了數量可觀的紙張,想著似乎來得不是時候。

 

「啊,沒關係喔!穗乃果ちゃん想問什麼呢?」小鳥表示不介意,還順手整理了下亂糟糟的紙。

 

「那個……小鳥ちゃん妳覺得我送什麼給繪里ちゃん當生日禮物比較好?」穗乃果靦腆地搔搔臉頰。

 

「小鳥認為只要是穗乃果ちゃん送的,繪里ちゃん都會非常開心喔。」

 

穗乃果一聽立即像洩氣的皮球般趴在桌上:「嗚…小鳥ちゃん怎麼和海未ちゃん說的一樣,人家想送特別一點的說…」

 

『特別…一點…?……穗乃果ちゃん竟然說了「特別一點」!』小鳥的表情扭曲了下,隨即腹黑地笑了起來:「穗乃果ちゃん~海未ちゃん還有說些其他的嗎?」

 

穗乃果彷如找到同伴能傾訴,當雙手即拍案而起:「小鳥ちゃん,海未ちゃん說要穗乃果把自己送出去,妳說是不是很奇怪?」

 

「什麼!海未ちゃん這麼說?」小鳥感覺全身的鳥毛都驚訝地膨脹了,『海未ちゃん……不對,難道是……』

 

「嗯!小鳥ちゃん也覺得奇怪吧?」

 

小鳥在想明白後,瞬間將小小的顏藝變回腹黑式笑容:「穗乃果ちゃん,海未ちゃん說的沒錯,妳把妳自己送出去就是最好的禮物呦~」

 

「小、小鳥ちゃん……」穗乃果一副遭小伙伴遺棄且泛著淚光的可憐兮兮的表情。

 

小鳥看見這一幕立馬摀熱意上湧的住鼻子,並在心裡道歉:『穗乃果ちゃん,小鳥也是不得已的,這次就原諒我吧~』

 

「……既然小鳥ちゃん都這麼說了,穗乃果會考慮的……」說是這麼說,但果然還是很奇怪啊!

 

「嗯~嗯~……啊!衣服就交給我吧!小鳥絕對會把穗乃果ちゃん 裝扮得美美的~」

 

「等一下!小鳥ちゃん,穗乃果還沒決……」穗乃果來不及說完就被小鳥伸出的食指貼住嘴唇。

 

「穗乃果ちゃん~乖乖地照我說的去做吧~」

 

雖然小鳥的表情是笑著的,但是穗乃果總感覺被一股十分強大的氣場強制鎮壓,讓自己不敢反駁。

 

嗚嗚嗚……這樣的小鳥ちゃん好恐怖……

 

最後,穗乃果只能弱弱地提醒小鳥保密,接著雙腳發抖地去找下一個人,嘴裡還不停小聲地唸:「這不是我認識的小鳥ちゃん,這不是我認識的小鳥ちゃん……」

 

靜靜地目送穗乃果離開後,小鳥和海未一樣,臉不禁沉了下來。

 

「繪里ちゃん會不會太令人羨慕了呢……算了,至少還能設計穗乃果ちゃん的衣服~」

 

把不愉快丟到一旁,小鳥開心地動起靈活的大腦。

 

………………

 

「嗯?鋼琴的聲音……好像是從音樂教室傳來的。」找遍了一年級教室座落的樓層,都沒看見凜她們其中任何一名,因此穗乃果便晃到了這。

 

走近後,甚至能聽見有微小的歌唱聲。

 

穗乃果從門上的玻璃探頭窺視。

 

啊!三人都在呢!

 

確定是一年級的三人後,穗乃果旋即碰地拉開教室的門。

 

「真姬ちゃん!凜ちゃん!花陽ちゃん──!」

 

「哇啊!」真姬彈奏著鋼琴的手被這突來的招呼打亂,在看清是穗乃果後,真姬不滿地道:「穗乃果,沒事別嚇人!」

 

「就是啊!穗乃果ちゃん要請我吃拉麵喵!」凜邊說邊將炸起的頭毛撫順。

 

「原、原來是穗乃果ちゃん啊……」本來和凜唱著歌的花陽被嚇得跌坐在地上。

 

「對不起,對不起~」穗乃果呆萌呆萌地抓頭道歉。

 

「然後,妳找我們有事?」真姬不愧是個傲嬌,沒幾下就從驚嚇中回復成一朵豔紅的高嶺之花。

 

「是這樣的,穗乃果不知道該送什麼生日禮物給繪里ちゃん,所以來問妳們的意見。

 

三人相互看了一下。

 

「穗乃果,妳先告訴我,妳來之前有去找過別人嗎?」

 

「有喔~剛才已經問過海未ちゃん和小鳥ちゃん了。

 

「那她們說了什麼?」依照真姬對穗乃果的認知,每次遇到這類的問題,穗乃果都會先去問海未和小鳥,只有當她不滿意她們給出的意見時才會去找其他人,『……還真是讓人忌妒呢,這種關係……』。

 

穗乃果樂觀的個性使她相信世界上還是有人會贊同自己的。

 

「穗乃果跟妳們說,海未ちゃん竟然叫我把自己送出去就是最好的禮物,結果小鳥ちゃん還同意了!這不是很奇怪嗎!穗乃果明明不是禮物!」

 

「把自己送出去?海未說的?」真姬的嘴角微微抽動,『海未我知道妳就算心裡非常不爽,但最後仍然會加入助攻的行列,只不過,沒想到妳這次居然放得這麼開……』

 

「對啊!就是……」

 

「真是個好主意!凜覺得很有趣喵!」

 

這次穗乃果依舊還沒說完就被截斷了,搞得穗乃果都想淚奔。

 

花陽的紫色眼眸也是唰地發出亮光bling bling:「我也認為非常不錯呢!」

 

「那就這麼決定了,我們的建議和海未一樣。」真姬立馬拍板定案,『海未都放下堅持了,自己還揪住不放,似乎也沒有意義呢……』

 

「……」

 

穗乃果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蹲在角落畫圈圈,連她堅信的伙伴都已棄她而去……大明神啊……這個世界已經沒有正常人了……

 

「穗乃果ちゃん不喜歡嗎?可是凜覺得很棒呀!對吧,花陽親!」

 

「嗯!」

 

二度重擊。

 

穗乃果站起身擺擺手,沮喪的提醒她們要保密,然後像紙片人般飄了出去。

 

真姬看著穗乃果消失的方向,小聲地嘆了口氣。

 

「凜,花陽,看來之後我們有得忙了。」

 

………………

 

大明神……大明神……

 

腦海裡一直停留在大明神的穗乃果不知不覺地走到了三年級的教室,接著,突然撇見了一抹紫色和一抹黑色的身影,她頭頂上的天線彷彿收到某種強烈的訊號而開始振動。

 

「妮可ちゃん!希ちゃん──!」

 

穗乃果蹬蹬蹬地衝進希的懷裡開始哭訴。

 

手忙腳亂的希和妮可自然是好一頓安慰,之後才在穗乃果有點凌亂的言詞中得知前因後果。

 

妮可最終還是忍耐不住,噗嗤地笑了出來:「海未ちゃん真是太有才了!」

 

旁邊的希神情和藹地先用眼神示意還想說什麼的妮可別說話,之後使出渾身解數來哄穗乃果,提供她自己的意見。

 

穗乃果當然是眉開眼笑,找到正常人的感覺讓她就算做100次niconiconi也心甘情願、毫無怨言。

 

妮可挑眉,懷疑的視線不斷在希身上掃視,她可不認為希有這麼好心,這種時候不打鬼主意才有問題!

 

「穗乃果ちゃん,繪里親在學生會室,妳去找她吧,我們會幫妳保密的。」像是什麼也沒發覺般,希笑咪咪地道。

 

「希妳……」

 

「待會兒再說,妮可親。」

 

穗乃果來回看著對話神秘的兩人,似乎察覺到自己成了俗稱的「電燈泡」,因此開口向她們道別:「既然希ちゃん和妮可ちゃん妳們有事,穗乃果就不打擾了。」

 

「嗯,穗乃果ちゃん快去找繪里親吧~」

 

「拜拜~

 

等到穗乃果走遠了,妮可方才瞇起眼開口質疑:「希妳到底想做什麼?」

 

希不急不徐地抽出一張卡牌:「妮可親,召集大家來開會吧。」

 

………………

 

某處密室。

 

「那就這麼定下了,沒意見吧?」

 

「沒有。」

 

「沒有喔~」

 

「當然沒意見。」

 

「凜沒有喵~」

 

「我、我也沒有。」

 

「妮可我呀,沒有~」

 

「那麼,本席宣布──計畫開始!」

 

………………

 

10/21繪里生日當天。

 

「繪里親。」

 

肩膀被人拍了下的繪里,把頭轉了過去。

 

「是希啊。對了,妳有看見穗乃果嗎?說好要一起回去卻找不到她。」

 

「穗乃果ちゃん咱沒看到。倒是妳,要不要先回家呢?聽亞里沙說有一樣東西必須請妳回去看看。」

 

「亞里沙?」

 

「嗯,她好像很著急的樣子。」

 

繪里抱起了自己的手臂。

 

「先等等,希妳是怎麼知道的?如果真的很重要的話,亞里沙應該會打電話給我才對。」

 

希在繪里凌厲的目光注視下絲毫不見慌亂地回應:「剛才在校門口遇見的,她說手機忘在學校要回去拿,但是這件事比較重要,所以先繞來這了。」

 

「是嗎。」繪里不停地來回掃視,想看出不自然之處。

 

可惜希正常到不能在正常,實在是不像說謊的樣子。

 

「繪里親妳快點回去,別讓亞里沙等太久。」

 

「但是穗乃果……」今天自己生日,不過穗乃果一直沒有表示,原本想著放學後肯定會有所行動,沒料到她居然不見蹤影,心情不禁有些沮喪。

 

「穗乃果ちゃん說不定是回到家給妳準備驚喜去了,妳別太擔心,若是她還在學校咱有遇到會跟她說的,再說,妳不是有手機嗎?真不放心,回去後也能聯絡她呀!」

 

「那好吧,我先回去囉!」繪里雖然仍一臉糾結,但還是決定回家。

 

「拜拜~」

 

希揚起笑容看著繪里漸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

 

「好好享受吧,繪里親~」

 

………………

 

「亞里沙──!」

 

繪里踏入家中的玄關後朝裡面呼喚。

 

「奇怪?還沒回來嗎?」

 

找過客廳和亞里沙的房間都沒看見她的蹤影。

 

晃晃自己的腦袋:「算了,先回自己房間吧。」況且那需要自己查看的東西並沒有發現。

 

拉開自己的房門後,繪里瞬間定格住。

 

有一個人躺在自己的床上。

 

那個人身上穿著略顯透明的衣衫,胸口處和大腿的部分因為衣服設計的關係有股若影若現的感覺。

 

這不是穗乃果嗎!

 

視覺上受到猛烈衝擊的繪里大腦有些當機。

 

深呼吸一口氣,繪里小心翼翼地接近。

 

真的是穗乃果!

 

因為靠得更近,那層看似遮住的布料透視度竟是大為提升,根本和沒有遮住沒兩樣!

 

繪里覺得自己快把持不住了。

 

「穗乃果~」儘管很想快點把如此誘人的穗乃果吃掉,但是自己還有任務得先做。

 

「嗚……」在繪里的拍打下,穗乃果睫毛輕輕地顫抖了下,然後緩緩張開眼睛。

 

「穗乃果。」

 

「繪里ちゃん……?」

 

「穗乃果,妳怎麼會躺在這呢?」

 

「這裡是……?」

 

「我的房間。」

 

「…嗯?…繪里ちゃん的房間……什麼!繪里ちゃん的房間!」穗乃果在明白了自己所處的環境後大吃一驚,視線往下一瞥,更是讓她驚訝不已:「繪、繪里ちゃん,穗乃果的衣服……!」

 

「我發現穗乃果的時候,身上穿的就是這樣。穗乃果,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嗎?」

 

穗乃果努力地讓自己冷靜下來回想:「原本和海未ちゃん她們在聊天,喝了一口水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很想睡覺,接著就是繪里ちゃん叫醒我了。

 

「是這樣啊。」片刻間就明白這是其他七人計畫的,自己的確是開心,但她們幫穗乃果換上這套衣服不就將穗乃果看光了嗎!哼!明天妳們一個都跑不掉!

 

穗乃果見繪里久久不說話,小力地扯了一下她的衣袖:「繪里ちゃん~

 

「嗯?怎麼了?」

 

「那個,衣服……」一直穿著感覺很害羞。

 

繪里咧嘴笑了起來,然後一把抱住穗乃果,嘴唇貼在她耳旁曖昧地說:「衣服有什麼問題嗎?」

 

被繪里弄得臉頰發紅,就算穗乃果再天真,此刻她總算明白海未說把自己當成禮物的意思以及繪里現在想做的事。

 

「沒、沒有……」知道絕對是跑不掉,穗乃果想倒不如認了,希望能從輕發落留個全屍,別被吃乾抹淨。

 

十分可惜地,穗乃果錯估了繪里欲望程度,送上門來的大餐不吃白不吃,雖然這份餐點不是自願的。

 

於是乎,穗乃果第二天理所當然地請假沒去上學;而策劃這次行動的七人自然被繪里從上到下好好地調教了一遍;至於幫兇亞里沙,因為暫時到高坂家避難,所以逃過一劫。

 

事件就這麼落幕了,真是可喜可賀!

 

七人:「恭喜你個頭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