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憂鬱之秋

 

     「磅啷!」

 

     一只花瓶摔到地上碎掉了的聲音。

 

     「啊!對不起!對不起!大小姐我馬上收拾好!」侍女慌慌張張地拿起掃帚清理,深怕一不小心就會惹自家大小姐的不高興。

 

     繪里面無表情地看著眼前一直不停道歉的侍女,沒等她打掃完,便逕自繞開她走了過去。

 

     侍女霎時鬆了口氣。

 

     然而,當視線追隨而去,眼裡倒映著繪里纖瘦的身軀,眸底不禁閃過一抹濃稠而真誠的悲傷。

 

     『自從「那事件」後,大小姐就變得十分冷漠,總是面無表情,且開口說話的次數也愈來愈少;有時會心不在焉,必須重複好幾次才可能換來一句回應,就算如此也是短的可憐,不論對誰都是這般。原先雖然不會熱絡地與我們親近,但還是能不時看見她的笑容,偶爾也能看到大小姐可愛的一面,如今卻……』

 

     不論家裡的管家、僕人、保鑣,還是公司的員工其實都很喜歡繪里,儘管她本人可能不知道。

 

     『唉……就連在面對大小姐最寵愛的亞里沙小姐時也沒有展露出笑容……與那事件相關的人事物,現在可是禁忌呢……聽說那日參與的所有來賓也被老爺下了封口令。』

 

     儘管如此,繪里的變化依然無法被完全隱瞞,到了現在,無形中已成上流社會私下關注的談資,跟繪里有所接觸的公司的員工也深受影響,整個環境隱隱約約瀰漫著一股讓人難受的壓抑。

 

     『……不知道大小姐何時才會恢復呢?』

 

     逐漸遠去的背影回答的只是令人鼻酸的沉默。

 

 

………………

 

 

     距離穗乃果離開的那日,已過了二個月,濕溽的夏季逐漸遠去,時序進入蕭瑟的秋天。

 

     彷如這枯黃的落葉般飄落的繪里,個性與活力早已不復從前,隨時給人快要凋零且隨風而逝的感覺。

 

     沒有人能猜透她心裡究竟在想著什麼。

 

     繪里的家人和海未等人即便想介入,無奈卻翻越不了繪里於心底築起的高牆。

 

     她關閉了她的語言和她的心,深沉的悲哀讓她連眼淚這種形式的東西都無法採取。

 

     穗乃果的離去在這劃出了一道深深的傷痕,不斷從未癒合的傷口滴落的血液,滴答滴答,形成的水窪泛起層層漣漪,一圈一圈,用不可預計的速度擴散、漫延──血色沾染了整個空間。

 

     廊道上吹起了一陣涼風,枝椏間僅存的幾片葉子,終是抓不住那與它依存已久的褐色,無力且孤零地緩緩落至塵土。

 

     繪里凝神地注視著這寂寥的庭院,沒一會兒,在枯葉回歸黃土後,將視線移轉到前行中的走廊,入眼所及是一片被陰影籠罩的白,不久,沿窗撒下的細微陽光也如同晦暗的周遭,被天空中飄來的烏雲一點一點地遮蔽──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就像我們呢……」繪里揚起一抹冷笑,隨即毫不遲疑地走入黑暗之中。

 

 

     ──『這不正是一個……尋常悲傷的盡頭?』

 

 

………………

 

 

     「啪嗒!」

 

     穗乃果凝神望著被自己弄掉的顏料條,上面有著被擠壓過的凹痕,在它變形的外表上,白色的部分因經常使用而染上了五顏六色堆疊成幾近黑紫的殘留。

 

     視線有些模糊。

 

     是因為停留太久,還是思想早已離開此處呢?

 

     悄悄地,落日的餘暉自外穿透厚重的玻璃而入,將整間畫室覆蓋上一層晦暗的橘。

 

     那黑紫部分在這樣的映照下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沉鬱。

 

     讓人無法忽視。

 

     這種感覺十分熟悉呢,最近。

 

     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穗乃果總感到秋天微涼的風中夾帶著冷冽而壓迫的窒息。

 

     似乎有什麼在角落給予自己不適,卻又在想仔細深究時什麼都感覺不到。

 

     像根刺似的,揮之不去。

 

     胸口有些悶,還有輕微的刺痛感。

 

     究竟是為什麼?

 

     但,再一次思考依舊得不到答案。

 

     ……真是令人感到挫折啊……

 

     像是放棄般,穗乃果彎下身撿起落在地上的顏料條,將它放回應該待著的地方。

 

     「……今年的秋天似乎特別寒冷呢……」

 

     細聲的呢喃,在闃寂的畫室裡迴蕩。

 

 

     ──『難道我是在意著什麼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