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встретиться снова(再次相遇)

 

  「要喝杯茶嗎?」

 

  「謝謝,但是不用了。」

 

  一名銀髮的老奶奶瞇起眼愜意地享受著手中的花草茶。

 

  陽臺旁是個花園,雖然不大,但很精緻。

 

  老奶奶看了看旁邊精神恍惚、不知道神遊到哪的人,然後伸出手指輕輕地點了下那人的頭。

 

  「在想什麼呢?」

 

  明明不是很痛,那人仍舊委屈地摀著被點的地方:「沒事。」

 

  孩子氣的模樣使她發笑,但對上那雙藍眼和精緻的面容,不禁想起了故人。

 

  內心裡小小地嘆了口氣,老奶奶溫柔地撫摸著那人橙色的髮絲,眼中充滿了懷念:「妳和妳的爸爸媽媽真的很像呢,現在的妳簡直就是妳父母年輕時的樣子。」

 

  「父親和母親嗎……」細聲地呢喃著,突然,那人正起臉色,輕聲地道:「奶奶,我可能不會再來了。」

 

  「是因為雪穗嗎?」

 

  「嗯……」有些倔強地抿起唇。

 

  老奶奶一瞬不瞬地盯著她,在髮上的手掌滑致她白皙的臉頰,充滿歲月的皺摺感令她湧起一陣感傷。

 

  「奶奶會覺得寂寞呢。」

 

  心臟像是被什麼重擊,眼球忽然一陣酸澀,她抬起手附上停留在臉龐的溫熱,輕輕地握住,「對不起……」

 

  ──請原諒我的任性。

 

  「傻孩子,奶奶並沒有責怪妳。」另一隻空著的手拍了拍她的肩,「穗乃果,妳和繪里都是我看著長大的,雖然自那之後妳們就不曾再見過面……奶奶真的不想要妳們走到這個地步呢,真的不考慮一下嗎?」

 

  穗乃果搖搖頭:「我已經決定離開了。」

 

  若是現在不走,她怕自己會永遠走不了。

 

  「這樣啊……」老奶奶這才意識到那個從小就靜靜地坐在一旁畫畫、愛吃、總是跟前跟後的小女孩已經長大了,『離開的時間到了嗎……』

 

  記憶中,老奶奶從沒在她面前露出這種表情,記憶裡的她一直是一個可靠溫柔的人,在父母親過世後無微不至地照顧著自己和雪穗,而自己現在卻提出要永遠離開。

 

  自己還真是絕情啊……

 

  穗乃果自嘲地想。

 

  ──但其實只是個膽小鬼罷了。

 

  ──害怕著被她得知真相。

 

  ──害怕被她厭惡。

 

  緊咬了下牙,穗乃果暗自深呼口氣。

 

  起身跪在老奶奶前面,穗乃果將頭靠在老奶奶的腿上,輕聲道:「Берегисебя, дорогаябабушкаДарья.(保重,親愛的達莉婭奶奶)」隨即起身離開了這棟宅子,像一道誰也抓不住的風。

 

  突然消失了溫暖,達莉婭被一陣空虛擁抱,失落不斷如泉水般湧出,她發現,平日裡美麗的花園似乎失去了它的顏色;卻又似用它自身的美來提醒自己穗乃果的離去。

 

  達莉婭失神地望著穗乃果離別的方向,良久,才緩慢說道:「Береги себя.(保重)」

 

  不知何時,達莉婭身後出現了一名老年男子,他順著達莉婭的視線一同看去:「老夫人,真的不用去挽留穗乃果小姐嗎?」

 

  「是菅原啊……」她沒有回答,只是端起那杯早已涼透的花草茶,靜靜地喝下。

 

  原本因該是香甜的口感,不知為何卻嚐出了些許的苦澀。

 

  看著從丈夫還在世時就跟在身邊到現在的老管家,內心裡湧起一陣感慨。

 

  她放下手中空了的茶杯,道:「隨她去吧,畢竟──這是我們絢瀨家欠她的。」

 

  ──延綿了十年的烈火啊,何時才會平息你靜伏的怨怒?

 

  『究竟有誰能讓十年來不為任何人停留的風駐足呢?』

 

  達莉婭抬起頭仰望著蔚藍的天空──是如此地明亮、如此地澄淨,彷彿那令人熟悉的心靈之窗

 

 

………………

 

 

  「吶吶!看過《UNBALANCED LOVE》的預告片了嗎?」女生A開口問。

 

  「嗯嗯!看了看了,她們真的是既帥氣又美麗呢!」女生B答道。

 

  「裡面我最喜歡小真姬了,美艷又帶著傲驕的樣子真是讓人欲罷不能呢!」一旁的男生A興奮地接過話頭。

 

  「胡說!明明海未sama比較好,冷漠帥氣,好想被她擄走喔~」女生A邊反駁邊發著花痴。

 

  「哼!那些算什麼!花陽ちん聖潔純真、偶爾帶點迷糊的模樣才是最棒的!聽見這話的男生B不甘示弱地回應。

 

  「明明是妮可妮比較好!身為藝人,歌聲、演技、美貌,樣樣都是拔尖的!來我們一起來:『妮可妮……』」見自己被晾在一旁,女生B高聲發言,硬是橫插進去。

 

  「妳閃一邊去,我家凜ちゃん元氣十足的個性才叫優!能在自己低潮時給自己鼓勵,用笑容陪伴自己渡過難關,這種人現在可少了呢!」路過聽到他們的談論的女生D打斷女生B,把她推開。

 

  「呵,笑話!什麼妳家的,少在那妄想,妳怎麼可能會有女朋友!況且這種人我隨便從街上抓都是一大把!稀有的是希女王好嗎!神秘又魅惑的言行舉止,再加上無可挑剔的火辣身材,絕對是第一,當之無愧!」又是路過停下來加入的男生C,他擺出一副你們都沒眼光的表情。

 

  「別做無聊的白日夢了,第一非小鳥莫屬,誰都不讓!她溫柔婉約、人妻感滿滿,柔美中不經意散發出的色情簡直在挑戰人的耐性,娶回家生活一定非常幸福!」隨男生C來的男生D聽見這話不高興了,大聲抗議。

 

  「……」所有人嫌棄地看著男生D。

 

  一直沒開口的女生C這時氣定神閒地說:「通通別爭了。你們啊,可別忘記,這部電影的主角可是繪里チカ喔~」

 

  提起這部電影的參與者之一,身為混血兒的她,雖然在預告片中直到結尾時才出現一句臺詞,但美麗冷豔和高貴優雅的氣質卻讓人只消一眼就驚嘆難忘。

 

   穗乃果納悶地走在街上,這幾日一直在家陪雪穗和做自己的事,今天早上發現日常用品和儲糧快沒了才出門來採買,但從走到大街上,到現在拎著東西準備回家,沿路上不斷聽見、看見人們在討論最近拍攝和即將上映的一支電影,其熱烈程度看他們個個面紅耳赤、動作頻頻就可知,完全不像自己平時認知的害羞含蓄的日本人,彷彿置在身國外。

 

  事實上,猛地聽見數月前早已決定要遠離忘記的人名時,穗乃果由內心擴及全身是發蒙的,茫然、不知所措,還隱隱有種糾結。

 

  糾結?為何要糾結?

 

  不知不覺間蹙起細長好看的眉。這世上有許多難以理解的事,也許是人們以訛傳訛;也許是人只看其中一面;也許是沒有詳盡思考體會;也許,是內心深處的不願面對──就像現在。

 

  ──別再深入了!

 

  突然用力地甩了下頭,穗乃果小聲地告誡著自己。

 

  若是繼續思索下去,怕會被一個──如同小時候長輩們叮囑別輕易靠近的──旋渦吸入,掉落至無底的深淵,再也無法離開。

 

  「快看!又要開始放送了!」

 

  耳邊陡然炸裂的疾呼聲讓穗乃果停下了腳步,環顧一看才發現,街上大部分的人早已佇立等候。隨著眾人的視線往上移,建築物上巨大的液晶顯示器出現了八家的聯合標誌及名稱。

 

  「開始了!」不知是誰夾雜著微弱的驚呼說道。

 

  大街上明明人很多卻寂靜無聲,所有人都屏氣凝神,不想錯過這吸引人一看再看、期待萬分的電影預告。

 

 

  「咻──」

 

  一支箭矢劃破空中橫穿過腦袋,瞬間鮮血四濺。

 

    深藍長髮的女子慢慢放下手中舉起的弓。

 

    不帶任何感情地望著前方。

 

    「海未ちゃん。」

 

  海未身後有一道人影逐漸靠近。

 

  「這是妳想要的嗎?」

 

  那人看也不看血流成河、屍橫遍野的周遭,只緊緊盯住站立於眼前的好友。

 

  海未輕彎下腰拔出插在土地上的刀,將上頭的血漬用力甩掉後收回刀鞘。

 

  「當然不是,小鳥。」

 

  微側過頭,瀏海擋住了她的臉,小鳥看不清她的表情。

 

  唯有冷淡的話語飄蕩在空氣中。

 

  襲來的風漸漸地增強,吹亂了小鳥亞麻色的髮絲,也掩蓋了那幽幽的言語。

 

 

  「是啊……這也不是我想要的。」

 

 

 

  遠方的馬車中,一名金髮青瞳的女子靜靜地凝眸遙視。

 

 

 

 

 

  宴會廳堂裡擠滿了前來的客人。擺脫掉絡繹不絕的邀約,真姬穿梭在人群中,找尋著那擁有高貴紫髮、澄清碧眸的友人。

 

  最後在一個角落找到她,但卻發現她正與一位男子糾纏著──正確來說,應該是調情。

 

  「凱希少爺,這可是你和我之間的小、祕、密喔~」希整副身體緊緊貼住名叫凱希的男子,一隻手撫摸著他的臉龐,誘人的雙唇輕柔地在他耳際吐露魅惑人心的話語。

 

  真姬見希的動作和男子故作鎮定,實則心猿意馬的表現,扭開頭踏著優雅的步伐朝外邊離去。

 

  她沒注意到,從頭到尾,希碧綠的眼瞳始終悄悄關注著她,而在她離開後眼底閃過一絲流光。

 

  「凱希少爺,要記得呦~」希將十指放在嘴唇邊提醒著他,並在凱希神魂顛倒的回應下轉身往真姬離開的方向追去。

 

 

  「真姬ちゃん。」

 

  真姬沒有面向她,雖然表情無任何波瀾,但抓住護欄的手卻洩露了她的情緒。

 

  「妳還記得我們來這的目的嗎?」

 

  「……當然……記得啊……」聲音是那麼地落寞、那麼地痛苦,與方才的誘惑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真姬抬起頭仰望由璀璨繁星連成的銀色之河。

 

  「……是啊……我也記得……」

 

 

 

  幾層樓高的落地窗前似乎閃過了一道金色的人影。

 

 

 

 

 

  「哈!哈!哈!」

 

  一橘一黑的身影迅速地奔跑在街道上。

 

  「不快點的話!」其中的短髮女子激動地說。

 

  「凜!妳慢點,我快追不上妳了!」身材較為矮小的黑髮女子氣喘吁吁地喊著。

 

  凜稍微放慢速度與她並肩,眼神擔憂地看向她:「妮可ちゃん,妳還好嗎?」

 

  妮可搖搖頭:「我沒事。這樣吧,凜,妳先走,我隨後跟上。」

 

  「不行!我不能丟下妳!」凜面有些慍色,不贊同地瞪著妮可。

 

  「凜……」

 

  「來,我們一起!」凜知道妮可是怕拖累了自己,更怕毀了計畫,但身為好友,她是決計不會拋棄妮可的。

 

  妮可視線裡全是凜鼓勵的微笑,不禁意地,她的嘴角勾起了一個上揚的弧度。

 

  「好,我們一起!」

 

 

  ──為了那發自內心重視的金色人兒。

 

 

 

 

 

  純白的鴿子振翅高飛,懸掛於枝椏的葉子便飄落了幾片。

 

  亮晃晃的陽光傾撒而下,將由白理石築成的水池和跪立在泉前的人包裹進自己的懷抱中。

 

  她雙手交叉握緊在胸前,虔誠地祈禱著。

 

  「親愛的上帝,請求您守護她,賜與她希望和勇氣。」

 

  花陽的雙瞳充滿濃濃懇求地注視著天空。

 

 

 

 

 

  在一座雄偉壯麗的城堡中,在那城堡的王廳裡,在那王廳的寶座之上,端坐著一名絕美女子,她燦金的髮長及腰,青藍如水的瞳眸深遂幽遠。

 

  四下無人,王廳有些晦暗。

 

  她緩慢地站起,一步一履地走下階梯,踏上紅毯,落日的餘暉將她的影子拉長,顯得有些孤寂。

 

  來到用許多花紋為裝飾的玻璃窗邊,靜靜地望著遠方。

 

  眼中有愛,有恨,有失落、寂寞、痛苦、等待、喜悅和期盼。

 

  美麗的紅唇輕啟。

 

  「I miss you.」

 

 

  影片的最後聚焦在繪里望向遠方的臉,她的眼神似乎不僅僅是演技,而是真正透過螢幕在看著什麼人。

 

  眾人為八人的精湛演技所折服,仍一動不動地沉靜在影片呈現的氣氛中,彷彿置身在那個世界,彷彿,繪里期待著、思念著的人是自己。

 

  但──

 

  穗乃果的內心強烈一震,驚訝、害怕悄悄地開始佔據。

 

  她知道繪里看著的人是誰,不是別人──

 

  ──是自己。

 

  不為什麼。

 

  穗乃果猛然攥緊手中的提袋,抬起腳快步走離。

 

  『這是一部發生在以中世紀歐洲為時代背景,參雜許多其他文化元素構成的架空大陸上的悲情故事……』

 

  前導預告之後是電影發布會當天的演員採訪記錄,繪里好聽的聲音自螢幕裡傳來。

 

  腳步漸漸增快,最後乾脆跑了起來,沿路還撞上不少人。

 

  這樣的繪里讓她感到很陌生。

 

  ──貌似有什麼開始不受控制,心底那許多用來塵封箱子的鎖也開始逐漸掉落。

 

  驚愕、不安、害怕如影隨形。

 

 

………………

 

 

  一間裝潢典雅的休息室內,裡頭擺設的電視機正播放著《UNBALANCED LOVE》的預告片。

 

  沙發上坐著四個人,一個人站在旁邊,一個靠著牆,一個翹著腿坐在櫃子上,還有一個環抱雙臂斜倚在窗邊。

 

  除了倚窗的人望向外頭之外,其餘的人都看著那預告片。

 

  到了播送採訪記錄時,坐在櫃子上的人戲謔地瞅向了靠著窗櫺的人。

 

  「繪里ち,妳變壞了呢。

 

  聽見這番言詞的其他六人也轉過頭來瞧著繪里。

 

  「是嗎?」

 

  繪里嘴角輕笑。

 

  「也許是我太高興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