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碰!」

 

  穗乃果用力地將門關上,雙手撐在門板,有些紊亂地喘著氣。

 

  「姊姊?」

 

  身後突然出現一道稍顯虛弱的聲音。

 

  穗乃果肩膀抖了下,隨後轉過頭去。

 

  一名少女站在客廳的門邊,神情擔憂地看著穗乃果。

 

  「我沒事。倒是妳,雪穗,身體不好應該多休息才是,不是說不用每次都到門口來等我嗎?要是又暈倒了怎麼辦?」穗乃果一邊心疼地叨叨絮絮說著,一邊走到雪穗身旁,伸出左手環過她的腰輕輕抱著。

 

  雪穗就這樣在穗乃果半抱半攙扶下,被安置在沙發上。

 

  「姊姊太緊張了啦!」雪穗很無奈地表示。

 

  「……我這不是擔心妳嗎……」穗乃果在雪穗的注視下,原本有些高漲的情緒頓時消弱了不少。

 

  雪穗從小身體就不好,隔三差五地頻繁進出醫院是常有的事。泡著藥罐長大的緣故,雪穗的膚色比正常人顯得更加蒼白,整個人也呈現一副微弱的病態感。

 

  雪穗看著穗乃果眼底的心疼,內心有些不好受。因為自己身體虛弱,穗乃果總是小心翼翼地照顧著她,也總是毫無節制地寵溺,不論什麼,只要能讓自己開心,她都會去做。

 

  但雪穗不喜歡這樣,為了能照料自己,穗乃果再多的犧牲都心甘情願,但就是這種心甘情願讓雪穗感到無力、怨怒、歉意和隱隱的歡喜依賴。有時穗乃果會忙到半夜才回到家,即便是這樣,她還是會到自己的房間幫自己蓋好棉被,在自己的額上輕輕落下一吻,小聲地道出晚安;又或是在自己難受時不管怎樣一定會來身邊陪伴著,儘管她當時可能在工作。這樣無微不至地關愛著她的姊姊,卻因自身的孱弱而無法真正作她自己,做她想做的事。

 

  然而,感到愧疚的同時,又因穗乃果對自己的關注而感到幸福滿足,不希望她對別人比對自己好,不希望她對別人的關注比對自己多;喜歡穗乃果對自己的觸碰,喜歡穗乃果身上的溫度和味道。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姊控」吧。』雪穗內心嘆道。

 

  「……雪……穗……雪穗?」

 

  本在沉思的雪穗一回過神便看見穗乃果一臉擔心地喚著。

 

  「怎麼了,姊姊?」

 

  「妳突然沒反應,想說是不是身體又不舒服了。」

 

  「只不過在想些事罷了,都說姊姊妳太緊張了。」

 

  穗乃果呼了口氣,伸手摸摸雪穗的頭:「沒事就好。」之後獻寶似的抬起手晃晃袋子,「我買了些妳愛吃的蘋果,去廚房切點給妳。」

 

  雪穗見穗乃果起身去了廚房,手便輕輕地碰了下剛才被摸過的地方,上面還殘存了一點溫度,彷彿觸電般,雪穗迅速放下手,拿起一旁的抱枕,打開電視,身子更加埋進沙發,臉頰染上絲絲暗紅。

 

  『什麼嘛……這種作賊心虛的感覺……』雪穗暗暗吐槽著自己。

 

  將視線回放在電視上,不久,雪穗小小地「咦」了一聲。

 

  『絢瀨……?那不是達莉婭奶奶家的標誌嗎?』

 

  電視上正好播映著《UNBALANCED LOVE》的預告。

 

  身後突然傳來細碎的聲響。

 

  回頭察看,發現是穗乃果,但她的臉色有些發白,眼神緊緊地盯著電視。

 

  雪穗心底有些感到不快,她不喜歡穗乃果看著預告時眼中流露出的異樣情緒,某種說不清的危機感悄然而生。

 

  感受到雪穗的視線,穗乃果強壓下心裡的不適,掛起笑容走到桌旁,把切好的蘋果放置在桌上。

 

  「雪穗,快吃吧。」

 

  「姊姊,妳……」

 

  「雪穗,快吃吧,很甜的喔!」

 

  穗乃果的樣子明顯是想轉移雪穗的注意力,雖然不知道穗乃果發生了什麼,但雪穗仍是決定順著她。

 

  「嗯。」

 

  靜靜看雪穗吃著蘋果,穗乃果的表情稍稍緩和了。

 

  等盤中的蘋果少了四、五塊時,穗乃果開口道:「雪穗,有決定要回學校嗎?」

 

  準備進攻下一塊蘋果的手頓時停住。

 

  原本,現已二十四歲的雪穗早在兩年前就應該從大學畢業,但現實卻因身體狀況反覆不定,去學校的時間也是斷斷續續,以至於大學學業至今尚未完成。

 

  在搬到現在適合醫療靜養的長野的居住地前,她們都是住在離靜岡的絢瀨達莉婭家不遠的神奈川,而雪穗也在神奈川的洗足學園音樂大學上課,雖然家裡是專攻美術方面,但音樂也略為涉獵,像是穗乃果當初就到這間學校就讀古典吉他和鋼琴,而身為姊控的雪穗理所當然地選擇進入同一間學校主修鋼琴,但後來,也就是數月前,雪穗的身體狀況突然有些惡化,嚇得穗乃果決定帶她到醫療環境更好的長野來,因此,等到雪穗的情況好轉後,穗乃果便幫她把學籍移往離長野更近的、位在琦玉縣的東邦音樂大學。現在大概還有一年左右的時間能將剩下為數不多的學分拿完,而穗乃果問的正是雪穗想在何時回學校。

 

  雪穗其實有點不太想回去,因為回去意味著分離,必須住校而分別一段時間。

 

  在洗足時,住家距離學校很近,所以每天穗乃果都會接送她上下課,若遇到沒課的日子,還能整天待在一起──除了穗乃果有事要辦的時候外,但搬至長野、轉校到東邦後,儘管學校離家不算太遠,畢竟還是不同的縣,開車也得花上不少時間,加上她的身體也不合適頻繁移動,住校大概是最好的選擇,用常理來看。

 

  可雪穗明顯不想站在常理這邊。

 

  「姊姊能陪我嗎……?」雪穗小聲地問,濕漉漉的眼睛覷著穗乃果,帶點期盼。

 

  她的樣子讓穗乃果笑了:「這麼大了還撒嬌。」

 

  「我……!」可疑的潮紅浮現,輕撇頭,「不願意就算了!」

 

  「噗哧!姊姊可沒有說不要喔,等我把近期的工作結束就陪妳去,好嗎?」

 

  雪穗霎時高興了起來,丟下握著的銀叉,她撲到穗乃果的懷中:「最喜歡妳了!」

 

  穗乃果輕和地回抱雪穗:「嗯,我也是。」

 

  這番話讓雪穗完全地溺在了穗乃果的溫柔中。

 

 

………………

 

 

  吃過晚餐,並在十點左右哄雪穗去睡覺後,穗乃果回到了她的房間。

 

  走到了書桌旁,上面放著一副木質的、有些陳舊的相框,裡頭的四個人都笑得很開心。

 

  穗乃果輕輕地將它拿起,眼神泛著絲絲哀傷。

 

  「爸爸……媽媽……」

 

 

  ──『……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