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針與分針〉

 

  我是個分針。

 

  我每天的日常任務就是按照時間移動。

 

  雖然總是在做著相同的事情,意外地卻不會感到厭倦。

 

  和我一起工作還有時針及秒針。

 

  秒針是個非常活潑好動的人。

 

  秒針每天都會勤快地來找我聊天,一日之中見到她的次數多到數不清,但我不討厭,相反的覺得她很可愛。工作時她總是走在最前面,可能正是因為她如此辛勞,我才不對她的這種頻繁舉動有任何怨言。

 

  我很羨慕秒針那孩子能夠無憂無慮地生活,幾乎很少有煩惱,而且還有我這個傾聽她話語的人。

 

  內心裡其實有很多想說出口的事,但我從未和秒針提起,因為不想讓那孩子煩惱我的這些事。

 

  不過,果然還是會覺得寂寞啊……

 

  這樣想著的同時,腦海中浮現出時針的身影。

 

  時針,是我和秒針的前輩,雖說是前輩,卻意外的十分小隻,並非是在嘲笑她喔,該有的前輩風範與沉穩內斂的樣子她仍是有的。

 

  前輩從未開口和我們講過話,即便秒針也是經常跑去找她聊天,她依然未曾回應過。有時我會替秒針捏一把汗,擔心前輩因秒針的行為而對她生氣發怒,但是前輩她從來沒有不高興過,只平靜地聽著。

 

  前輩她總是慢悠悠地走在我們的後面,似乎對於外人的眼光及匆忙的世界毫不在意,率性而帥氣。

 

  每當我與她相遇時,我都很想開口和她搭話,然而,站到她身旁後卻無法從喉間發出任何一個音節,明明很清楚每一次相處的時間不長,下回見到她時必須是自己努力完成工作後,可依舊提不起勇氣。

 

  儘管對膽小的自己感到唾棄,不過,能在相遇時站在前輩的身旁我就很滿足了。

 

  說自己膽小,其實應該是不願因為我的話語而讓前輩產生對我的負面印象,寧願靜靜地陪在她身邊。

 

  ──即使她一輩子都不會對我有更多關注。

 

  很想毫不猶豫地喊出這樣的宣言,可惜,我的心卻不允許。

 

  我與前輩相遇時總是十分喜悅,但是,下一秒便會開始離她遠去的這個事實,我感到很厭惡。

 

  相遇的開始即是離別的預告。

 

  我很討厭,非常地討厭。

 

  接近時刻的喜悅常常伴隨著濃濃的恐懼。

 

  【總有一天,前輩她會永遠地離開,從我的世界中離去。】

 

  不知何時,這想法經常在我獨自一人的時候佔據了我腦海,而它反覆游迴間,我的眼淚便不自覺地撲簌流下。

 

  它成了我內心深層的恐懼,也成了我不能說的秘密。

 

 

 

 

 

 

 

  ──時針與分針不停地移動著,追逐、相遇、離別,最終是擦身而過。

 

 

………………

 

 

  「え……えみ……えみ!」

 

  我逐漸睜開沉重的眼皮,發現一雙擔憂的眼睛正看著我。

 

  「愛……愛乃……」不知是不是太久沒開口,我的聲音有些沙啞。

 

  「作惡夢了?」她用指腹溫柔地抹去了我臉龐的淚水,而我這才發覺我哭了。

 

  我愣愣地盯著愛乃,我的愛人。

 

  「這是真的嗎?我是不是在作夢?妳真的沒有離我而去?」

 

  「是真的,我就在惠海身邊喔。」

 

  我伸手一把抱住她,緊緊的。

 

  愛乃也回抱著我。

 

  頭埋在她肩頸,我悶悶地道:「我以為妳走了,永遠地消失,不再回來。」

 

  她捧住我的臉認真地對我說:「不會的。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我永遠都不會離開妳,而妳也別想離開我。」

 

  然後,柔軟的唇吻上了我的唇。

 

  彼此的舌交互攪動、挑逗,能清楚感覺到對方的存在及深情。

 

  沉溺於相擁親吻的我們,時間流逝了多少完全不知道,只希望這美好的時刻一直持續下去。

 

  後來的一切,我只記得有個讓我沉淪的聲音在耳邊說著:

 

  「我愛你,我的惠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