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

 

風,開始吹拂

棲息於枝椏的鳥驚起

遠方又傳來了巨大的炮火聲

震耳欲聾的交火、慘絕人寰的叫喚

來自深淵的陰暗侵染鮮活的色彩

風停了,樹木靜止了

世界安靜了下來

剩餘的焦味黑煙氤氳而上

觸目所及的屍體與鮮血

一點一點流動、停止──鮮紅、深紅、暗紅、黑紫

宛如開花即至凋謝的紅玫瑰

嘹喨的哭泣聲突然劃破無言的世界

面目全非的母親懷中有一個傷心的孩子

因為她不明白為何母親一動也不動

時間漸漸地流逝,孩子的哭泣慢慢地止住

茫然的看著這個世界,滿目瘡痍的世界無法給予孩子任何的解答

餓了,她餓了

但是母親就在身旁,她不敢輕易的離去

她不敢輕易的離開睡著的母親

蜷縮依偎在熟悉卻已冰冷的軀體

孩子努力找出令自己心安的溫度

風又開始吹拂,捲起層層的灰燼

軍綠色的風衣隨風飄揚,黑色的軍靴踩踏在湮滅的村莊

無暇的金髮與周遭格格不入

青色的雙眼毫無波瀾地看著可怖的屠殺場

緩步走在曾經的烏托邦

大地的哀鳴不斷傳來

突然的一陣蠕動吸引了注意力

軍人停下腳步,勁黑的手槍被人握住,直指前方

孩子抬起頭來,澄清的小小眼眸對上軍人的眼

軍人沒動,孩子也不動

喀嚓

拇指悄然地壓下了擊錘

孩子依舊看著這位陌生人

眼神好奇

充滿了渴望

想知道來人是否會給她食物

二人一直凝視著彼此

軍人扣下板機,開了一槍

孩子身後不遠處一隻虎視眈眈的禿鷲緩慢地倒地

屬於牠體內的血液不斷流失

軍人看著灰頭土臉的孩子,嘴角綻放出一抹不易察覺的溫柔的微笑

軍人收養了她

將她帶回自己雖然很小卻溫暖的家

很快地,十幾年過去了

當初稚嫩的孩子長大了

開始逐漸接觸紛雜的社會

童真也在過程中愈來愈不易保留

不知從哪天開始,孩子逐漸自旁人口中聽到自己的身世

聽到自己是戰火下的小孩

聽見收養她的「大姐姐」是那場戰役的軍隊總司令

聽見自己是被仇人扶養長大的「可憐人」

風,又開始吹拂

吹乾了流過淚的眼,吹斷了兩人之間的情感與羈絆

曾經的軍人抿起雙唇,不發一語地目送著曾經的小孩在風中離去

無法做出任何挽留的動作

風停了,遠去的身影消失了

白皙的臉龐劃過了兩行清淚

哀愁的女人毅然決然去從軍

與當年的她一樣靠著自己的力量一點一點立下戰功,一步一步往上爬

只為了消抹掉心底的愁思

又一場戰爭爆發

輪番的交火又摧毀了無數個美麗的烏托邦

如今身為總司令的她,站在一個了無生息的村莊前

風吹起了,吹動了她的軍服

橘色的髮絲隨風飄揚

湛藍的眼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她抬腳走進了破碎的大地

飄渺的哀鳴聲隱隱約約環繞於耳際

如今的軍人漫無目的的行走著,直到被前方不遠處的一陣小騷動吸引

一名從戰火中生存下來的孩子用著澄清的目光看向她

孩子的雙瞳青藍如水

帶點好奇

金色的髮絲即便沾染上塵土,在陽光下依舊光彩奪目

她靜靜地看著孩子,孩子也看著她

在不斷吹拂的風中

軍人揚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溫柔的微笑

 

 

 

………………

解說:
這篇大概算是個敘事詩
又是個循環故事
應該是悲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