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與公主〉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繁榮的遠方王國。

 

  國王有一個女兒,她有著一頭金燦如黃金的長髮,面容白皙精緻。

 

  王國的人民都很喜歡這位美麗的公主,如今芳齡十八歲的她,追求者甚多。

 

  國王和王后很煩惱,這麼多的青年才俊,到底哪個才適合自家的女兒呢?

 

  雖然很困擾,國王和王后卻覺得非常驕傲。

 

  自己的女兒不僅人美、氣質高雅、飽讀詩書,心地也是十分善良,還親愛子民,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王國以後一定會更加繁榮。

 

  國王和王后欣慰地想著。

 

  然而,另一邊,我們氣質高雅的公主殿下正在剛出航的船上毫無形象地與人爭論著。

 

  「公主,拜託您快掉頭回去吧!要是被國王和王后知道您一聲不響地跑到海上來,還沒帶任何皇家騎士,回去後小的一定會被拔皮的!」隨從哭喪著臉說道。

 

  「哼!我才不要!一直待在王國裡我都快悶壞了,好不容易偷溜出來,我才不會回去。還有,約瑟芬,妳到底是誰的侍女啊?居然不站在我這邊!」

 

  「繪里殿下,話不是這樣說的,您要是出事了,我沒辦法交代啊!」

 

  繪里無所謂地搖搖手。

 

  「妳想太多了。」

 

  「殿下!」繪里不在乎的回應讓侍女氣得直跳腳。

 

  繪里瞇起眼:「約瑟芬,妳要是繼續吵,我現在就把妳扔下船喔。」

 

  這個威脅明顯奏效,約瑟芬立刻閉起嘴巴,只能委屈地用眼神控訴。

 

  沒了耳邊的嘮叨,繪里心情大好。

 

  她聽說大海的另外一邊有一個不輸給自己王國的國家,那邊的許多東西都十分新奇特別,因此想去一探究竟。

 

  不幸的是,在航行一週後,繪里一行人乘坐的這艘船遇到了暴風雨。

 

  暴風雨強勁的破壞力使船身承受不住而毀損翻覆。

 

  繪里落海後抓住一片木板,在浮沉了一陣子後便失去意識。

 

  等她再度睜開眼時,她發現她躺在一艘船的甲板上。

 

  「老大,她醒了!」

 

  繪里聽見一個人大喊著,自己周遭也圍著好幾人。

 

  「妳們這群傢伙給我閃開。」

 

  一道略為好聽的聲音傳來。

 

  接著,繪里看見一名身穿黑色海盜服,頭髮是橘色的人走向她。

 

  那人在已經坐起的繪里面前蹲下。

 

  「是妳救了我嗎?」繪里率先發問。

 

  「沒錯。」

 

  「那妳是……?」

 

  「我叫高坂穗乃果,是這艘Shangri-La的船長。妳要是沒事了的話,等我們靠岸了妳就趕緊離開吧,我可沒義務照顧妳。」

 

  穗乃果面無表情的對繪里說著。

 

  「穗乃果,人家好歹是個女生,要溫柔點。」

 

  穗乃果身後來了一位深藍色長髮的人。

 

  「哼!女生又怎樣,我們這整船的人都是女人,卻沒一個像她一樣嬌滴滴的,怎麼,對她還需特別?」

 

  話落,穗乃果便起身離開。

 

  深藍色長髮的人走到愣住的繪里跟前,微微彎下腰。

 

  「抱歉,我們船長的個性就是如此。我叫園田海未,是這艘船的大副。」

 

  海未伸手將繪里拉起。

 

  「沒關係,我沒事的。」

 

  「那就好,我帶妳去船艙休息吃點東西吧。」

 

  「謝謝。對了……妳們是……海盜沒錯吧?」

 

  「嗯。」

 

  「但妳們看起來不像印象中十分殘暴、嗜財如命的海盜。」繪里看著這群面色友善的人,不禁感到好奇和疑惑。

 

  海未笑了一下:「那是因為我們只劫掠奸惡之徒的船,大概就是俗稱的黑吃黑。對一般人我們還是很容忍,只要別惹到我們,通常是不會去傷害對方的,偶爾還會用搶來的錢和他們做點生意或交換物資,嘛,畢竟這些錢大概也是來自他們身上。」

 

  繪里聽完後覺得驚訝,這種海盜還是第一次遇見。

 

  她也詢問了海未是否有救到其他人,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為此,繪里內心感到難過。

 

  之後便在船艙休息,還認識了不少高層船員。

 

  像是二副東條希、三副西木野真姬、醫療師南小鳥、水手長星空凜、副水手長兼大廚的小泉花陽及事務長矢澤妮可。

 

  吃過晚餐後,繪里來到甲板上透氣,卻看見穗乃果坐在船頭眺望遠方。

 

  月光下,穗乃果少了白天的冷漠,多了份溫暖柔和。

 

  看著那美麗帥氣的臉龐,繪里覺得自己心跳得很快。

 

  像是察覺到有人在盯著自己,穗乃果將頭轉向身後。

 

  「是妳啊。」

 

  穗乃果打量了繪里一番,然後向她招手,示意她過來。

 

  站到穗乃果身旁的繪里有些緊張,她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明明面對任何王公貴族都不曾緊張過。

 

  「放鬆點,我不會對妳怎樣的。」

 

  彷彿吃了定心丸,繪里還真的放鬆下來。

 

  「看妳的穿著,妳應該是公爵或伯爵的女兒,怎麼會放下王城裡舒適生活不過,跑到海上來?」

 

  繪里猶豫了一下,最後決定還是將一切告訴穗乃果。

 

  「我……我其實是艾洛亞王國的公主,因為想到遠方的希沙王國看看,所以偷偷跑出來,沒想到卻遇到暴風雨……」

 

  「看來妳也不是什麼軟弱的千金大小姐……妳叫什麼名字?」

 

  「繪里,絢瀨繪里。」

 

  得知繪里的姓名後,穗乃果重新轉頭看向海面。

 

  「回船艙吧,夜深了,趕緊回去休息。」

 

  「那妳呢?」

 

  「外面風大,快回去。」

 

  「可是……」

 

  沒等繪里說完,穗乃果就快速地站到甲板上,手一伸,便把離自己很近的繪里橫抱起來。

 

  「我不喜歡多話的人。」

 

  這姿勢真心讓繪里感到非常害羞,潮紅瞬間爬滿她的臉。

 

  「快、快放我下來,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了怎麼辦!」

 

  「再吵我就把妳扔下海。」

 

  一聽穗乃果這麼說,繪里突然安靜了,並非被嚇到,而是想起幾天前還和從小就陪在自己身邊的約瑟芬說過相同的話,然而對方如今可能已不在世上,不禁難過痛心。

 

  穗乃果挑眉,這女人剛才還精神百倍的,怎麼轉眼情緒低落成這樣?

 

  不過,穗乃果沒有探究別人心思的嗜好,所以,直到回船艙後,兩人皆沒再開口講話。

 

  二天後──

 

  穗乃果和其他人一同在飯桌享用早餐。

 

  這時有一人卻突然闖了進來。

 

  「船長!不好了!」

 

  海未喝斥:「做什麼慌慌張張!」

 

  「是那佳塔,那佳塔的海軍!」

 

  「那又如何。」海未不以為然,雖然那佳塔身為海島國家,海軍實力極強,那也不必如此驚慌。

 

  「足足有一百五十幾艘啊!」

 

  「什麼!」

 

  聽見這數量,穗乃果皺眉,隨即放下手中的食物,領著海未她們出去。

 

  「望遠鏡給我。」

 

  旁邊一個船員將望遠鏡遞至站在船頭的穗乃果手上。

 

  果然,二十里處有許多艘大型戰船,擠在一起黑鴉鴉的,勉強能看見最前面那艘上那佳塔海軍的旗幟。

 

  「沒錯,是那佳塔的軍艦。」

 

  「哎呀呀,情況不妙呢~」希玩著手上的短槍,笑道。

 

  「一般來說,那佳塔的軍艦應該不會出現在這裡,何況是這麼多。」真姬理了理出現皺褶的衣袖,對這情況似乎不太擔心。

 

  「難道是要肅清最近在海上十分囂張的伯萊那傢伙?」妮可猜想。

 

  「不可能,要肅清也跑太遠了,這裡離那佳塔本國航行至少要七、八日,補給不方便,還要防備大型海盜團,完全不利於他們。」海未反駁。

 

  「艾洛亞。那佳塔的目標應該是艾洛亞。」穗乃果放下中的望遠鏡。

 

  眾人恍然大悟,這麼一說便通了。艾洛亞王國是陸上強國,雖然王城十分靠近海洋,但那也只是基於地利的考量,畢竟幾乎不會有敵軍從海上進攻,因此艾洛亞的海軍相對陸軍薄弱,堪稱對方火力強大點便一攻即破。

 

  「怎……怎麼會!」

 

  不可置信的叫喊聲從身後傳來。

 

  是繪里,臉色蒼白地站在眾人後方。

 

  「那佳塔、那佳塔的關係和我們非常友好,絕對不可能會來攻擊我們!」

 

  大家不知該如何回答繪里的疑問,一時間相顧無言。

 

  最後是穗乃果冷靜地開口:「那佳塔……幾日前換了新國王,他是個殘暴嗜血的人,一直主張侵略他國,王位也是他受不了老國王和他哥哥和平友好的態度,弒父弒兄得來的。」

 

  「妳……妳怎麼知道?」

 

  「那佳塔裡有我的線人。」

 

  原本臉色已經很蒼白的繪里,因為這句話而變得更加慘白,搖搖晃晃地好像要暈倒了。

 

  突然,繪里一個健步,上前拉住穗乃果的衣袖,懇求道:「拜託!拜託妳救救我的國家!妳一定可以辦到的!」

 

  穗乃果冷漠地看著繪里:「為何要幫妳?幫妳於我又沒好處,一不小心還會賠了夫人又折兵,損失慘重,何況,我可是海盜。恐怕,這個忙我幫不上。」

 

  「不,別這樣……拜、拜託妳……只要妳肯幫忙,我一定會回予重酬!」

 

  「哼!就妳那點謝禮,我用搶的還比較容易。」

 

  看穗乃果是真的不想幫忙幾欲轉身離去,繪里著急了,她咬著下唇,掙扎了下後大聲喊道。

 

  「要、要不然我嫁給妳!」

 

  這個重磅一出,不僅靠的較近的海未等人,全船有聽見的人瞬間安靜下來,撐大著嘴驚訝地看著繪里,手頭上的工作早已顧不著。

 

  穗乃果危險地瞇起眼,抬手扣住繪里的下顎,強迫她看著自己的眼睛。

 

  因為激動,繪里的臉頰漲紅,眼裡有著一絲害怕,但更多的是堅決。

 

  凝視好一會兒後,穗乃果笑了,笑容的出現,讓人感覺從寒冬大雪到了陽春三月。

 

  「有趣!實在是太有趣了!」

 

  穗乃果放開手指,轉頭朝凜和花陽說道:「凜、花陽,傳令下去,揚起風帆,全速朝艾洛亞前進,還有,通知散落在各處的大夥兒盡快到艾洛亞集合。」

 

  「等等!穗乃果,妳該不會真的要娶她吧!」海未抓住穗乃果的肩膀,不敢相信地看著她。

 

  「是又如何?」

 

  「她、她可是女人!和妳一樣是女人啊!」

 

  「女人也不錯,誰規定我一定要跟男人過一生?」穗乃果不在意地回答。

 

  「但、但是……」海未還想說些什麼,卻因情緒激動而編織不出言語。

 

  突然,穗乃果一個貼身,一手環住她的腰,一手像剛才一樣抬起海未的頭,壓沉聲線道:「還是說,海未妳也想嫁給我,所以吃醋了?」

 

  海未羞紅了臉推開她後退,結結巴巴地說:「才、才沒有,妳別亂想!」

 

  「那就按我說的做吧,還不快去,凜、花陽。」穗乃果瞥了眼在旁不知是看呆還是在看戲的兩人。

 

  凜和花陽相視了下才各自去執行指令。

 

  見兩人走後,穗乃果轉回看向繪里,柔聲道:「妳先回船艙待著,等會兒速度加快,站在甲板上不安全。」

 

  「不要!我、我想留在這裡!」從方才穗乃果和海未的互動中,繪里感覺到強烈的危機感,為了防止剛上任的未婚夫(?)被人拐走,她決定要緊跟在穗乃果旁邊,加上她也很想在第一時間看到艾洛亞。離家不到兩周,卻意外地想念自己的家和家人。

 

  「既然要當我的新娘,還是聽話乖乖回去。」

 

  繪里搖頭,一副任妳如何說都不會照做的樣子。

 

  穗乃果挑眉,這麼難纏?

 

  「難道,妳想要我提前執行身為妳伴侶的義務……抱妳回去……我的房間?」

 

  曖昧的氛圍頓時跑了出來,圍觀的群眾可都還沒散去呢!這不,接受度很強大的海盜成員們一個個賊笑地看著主角兩人。

 

  神經其實有時很大條的繪里此刻卻敏銳地捕捉到眾人不懷好意、甚至是齷齪的心思,一顆大大的、鮮紅的番茄正式成熟。

 

  顯然,我們偉大、英明神武的穗乃果船長也注意到了自家剛上任的未婚妻的不對勁,她將盯著繪里的視線稍稍往旁邊移了一點,首先對上的就是希那比常人更欠打的笑容,之後才是周遭的其他人。

 

  船長淡定地轉回視線,面對著繪里但卻是向看戲的觀眾們道:「妳們很閒是嗎?」

 

  老大都開金口了,眾人只好作鳥獸散,雖然穗乃果平常不冷不熱的、話不多,但她們可沒忘記這位英明神武的海盜團團長是個殺人不眨眼的超級腹黑貨啊!要是惹著她,哭爹喊娘都沒用!她們可沒有二副東條希那種樂此不疲、挑戰生命極限的勇氣與興趣。

 

  「既然妳不想回去,就乖乖待在我身邊別亂跑,不然……」穗乃果把嘴湊到繪里耳邊,輕聲地說:「我會讓妳連床都下不來!」

 

  ……

 

  咳咳!別想歪,她指的是用繩子綁住,才沒有什麼不純潔的想法,跟你們不一樣!

 

  我們善良、善解人意的公主殿下當然是飛快地點頭答應,一副只要穗乃果別再說下去,什麼都好、都照做的勢態。

 

  接著,一行人不到黃昏便抵達了艾洛亞王城奧薩的港口外海處,按理來說不可能這麼快,如此反常是因為有著極讓所有船員怨念的超黑黑幕。

 

  事情是這樣的,當大家都去各司其職工作時,船長大人卻摟著準夫人在旁不時放閃,一會兒摸摸這、摸摸那,一會兒說說肉麻的情話、調戲調戲害羞可愛的公主殿下,如果說只待在一處便算了,盡量無視就好,但她是帶著公主殿下到處亂晃啊!這行動導致整船的人雙眼皆受到無情的持續暴擊,要知道,那時代可沒有墨鏡這種東西,受到放閃傷害也只能自求多福了。於是,怨氣滿滿的眾船員們因為不敢找船長麻煩,只好賣力地工作,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不就是猥瑣的yy一下妳們而已,至於這樣虐我們這群弱小的、沒對象的單身女子嗎!(來自眾船員的怒吼)

 

  「凜,換上我們的旗幟。」身為罪魁禍首的穗乃果彷彿不知道大家的怨念般,正經地向凜下達指令。

 

  「這不好吧!用我們的旗幟,艾洛亞的海軍會來攻擊我們的喵!」凜也是怨氣深重,所以此刻語氣有些衝。

 

  「哼!他們的公主殿下還在我船上呢,更何況,我高坂穗乃果什麼時候怕過軍隊!」穗乃果自信地笑著。

 

  凜還在猶豫時,繪里拉了拉穗乃果的衣袖。

 

  「還是換上一般的商船旗就好,別讓大家為難。」

 

  「如果我不想呢?」

 

  「乖,聽話。」

 

  「……」

 

  原本想堅持下去的穗乃果,這會兒卻不行了。她揮揮手,算是同意了繪里的提議。

 

  我們其實有點傲驕的船長大人才不會承認,她是被面前的公主殿下萌到了。

 

  眾人看自家壞心眼的船長居然偃旗息鼓了,那叫一個不可思議啊!紛紛尊重地看向未來的船長夫人,終於、終於有人能夠治住這個狂放不羈的傢伙了!一個個開心地哭著謝天謝地。這一刻,上任不滿一天的準夫人絢瀨繪里公主殿下,其地位在眾船員的心目中急起直升,直逼穗乃果。

 

  Shangri-La號緩緩駛入港口,在眾船員陸續下船時,在岸邊的民眾突然開始大叫。

 

  「是海盜!海盜來了,大家快跑啊!」

 

  「誰快去通知軍隊!」

 

  「啊──!別殺我,不要殺我們!」

 

  穗乃果她們看見這雞飛狗跳的場面不禁大笑了出來,這也才發現她們還穿著海盜服。繪里羞憤地瞋了眼旁邊這群沒心沒肺的女海盜們,這有什麼好笑的!

 

  不多時,接到通知的軍隊趕來了,在海上的船艦也圍了過來。

 

  當軍隊將穗乃果她們團團包住後,一名明顯是領頭的年輕人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怒視著身穿黑色船長服的穗乃果。

 

  「妳們這群海盜還真大膽,竟敢大咧咧地出現在這,當我們艾洛亞沒軍隊嗎!」

 

  聽到這質問,穗乃果不屑地冷笑一聲。

 

  「妳!」

 

  年輕人被穗乃果輕蔑的眼神激怒。

 

  「好,看妳們能猖狂到幾時!來人啊!將她們拿下!」

 

  「等等!」當軍隊要上前時,繪里從穗乃果身後走到眾人的視野中。

 

  「等等,蘭迪,是我,別攻擊她們!」

 

  被稱作蘭迪的青年還想喝斥,卻在看清後嚇得面容失色。

 

  「公主殿下,您怎麼會在那裡!」似乎想到了什麼,憤怒的雙眼再次盯住穗乃果,「一定是妳們挾持住了公主殿下!殿下,別害怕!屬下這就將您救出!」說著又要下令。

 

  見狀繪里趕緊大喊:「都住手!我不准你們再往前一步!」

 

  「公主!」不明白繪里在想啥的蘭迪焦急地看著她。

 

  「蘭迪,她們是救我的恩人,別對她們無禮。」

 

  「是,公主殿下。」蘭迪不情不願地回答。

 

  滿意的繪里轉頭朝向穗乃果:「介紹一下,這位是負責王城安危、統領王城海陸軍的蘭迪‧斯托克伯爵。蘭迪,這是高坂穗乃果,這艘Shangri-La號的船長,也是μ's海盜團的團長。」

 

  穗乃果掃了繪里一眼,算是說知道了。

 

  蘭迪見穗乃果如此無禮地對待繪里,頓時又想發怒。

 

  「好了好了,蘭迪,她的個性就是這樣,別在意。我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先回去見父王母后,你也隨我一起來吧,還有,港口的軍隊別撤掉,吩咐他們加強戒備,附近的民眾也要疏散。」

 

  「知道了。」雖然不清楚繪里的用意,蘭迪依舊服從指令,「聽見沒?你們還不快去執行!」

 

  「是!」副指揮使及各隊隊長行軍禮後便立刻去執行。

 

  「我們走吧。」繪里對穗乃果她們和蘭迪說。

 

  正要邁開腳步,一個人影突然飛快地朝繪里衝來,還伴隨著一聲喊叫。

 

  「公主──」

 

  沒等繪里反應過來,站在旁邊的穗乃果眼疾手快地就把差一步便撲到繪里身上的人提起來往前丟,順便將繪里摟進自己懷中。

 

  「哪來的野貓!」穗乃果嫌惡地說著。

 

  噗哧!說別人是貓,自己才像吧!繪里笑看著吃醋炸毛的某人。

 

  「公主……」被丟在地上的人委屈地呼喚將自己忽視的繪里。

 

  竊喜的公主殿下聽到委屈的聲音這才想起面前還有人呢!

 

  「咦……?妳是……約瑟芬!」

 

  以為已經死亡的約瑟芬活跳跳的出現在眼前,繪里真的又驚又喜,身體一動想上前去給她一個擁抱,但卻發覺動不了──原來穗乃果的手穩穩地扣住她。

 

  頭往上抬,便撞見穗乃果威脅和不滿的眼神。

 

  「有什麼話在這說就好!」

 

  繪里無奈地用眼神向約瑟芬示意:我家未來的老公不允許,妳就自己起來吧。

 

  約瑟芬錯愕地回望:殿下,您什麼時候有未婚夫了,還是個女人!……沒想到才離開公主幾天,公主就已經……

 

  繪里:喂!別亂想,穗乃果她是個紳士,還很優秀!就是愛吃醋了點。

 

  約瑟芬不滿:公主,您太不厚道了,這才認識她幾天就開始為她說話了!還有,妳們什麼時候締下婚約的?請您從實招來!

 

  繪里搔搔臉頰,害羞地回答:那個……今天早上……

 

  約瑟芬霎時被嚇得花容失色:今、今天早上──!

 

  繪里:嗯……很不可思議對吧~竟然要跟這麼優秀的她成為夫妻(陷入幸福的幻想世界)。

 

  約瑟芬:……(崩潰中)

 

  看著兩人一直眉來眼去,完全不把她這個未來的一家之主(?)放在眼裡,穗乃果頓時非常不開心。

 

  是的,沒錯,我們偉大的船長大人生氣了。

 

  穗乃果微蹲下身子,手一抬就把繪里扛在肩上,長年的海盜生活,這種事向來是不費吹灰之力。

 

  冷著臉撇下眾人,穗乃果搶了蘭迪來時的馬後便揚長而去,完全不理會呆滯的約瑟芬、擔心公主因姿勢不雅而聲名受損的蘭迪和真的從頭到尾都在看戲的海未她們。

 

  就這樣,穗乃果及繪里二人先行好幾步到了城堡,自知惹怒了穗乃果的繪里過程中吱都不敢吱一聲。

 

  終於回到家,見到爸爸媽媽的繪里十分地高興,嘰嘰喳喳地和兩人說著這幾天的所見所聞,最後便說到了那佳塔的事還有與穗乃果的婚約,當然,在說婚約時是紅著臉支支吾吾地說著。

 

  國王聽完後咻地將銳利的眼光掃向穗乃果。

 

  「就是妳這傢伙要娶我的寶貝女兒、全艾洛亞最寵愛、最美麗、最有氣質、最聰明、最善良善解人意、最親愛子民的公主?」

 

  「是的。」畢竟是岳父大人發問,穗乃果再狂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因此,十分畢恭畢敬地回答。

 

  「這樣啊……既然想娶我女兒,那妳必須先過我這關!來吧!來決鬥!」說著便要舉起寶劍。

 

  「親‧愛‧的~」正當國王要衝上來時,一旁的王后揚起燦爛的微笑,然後伸出手拉住國王的耳朵,往後大力一扯。

 

  護女心切(重度女兒控)的國王陛下頓時便蔫了。

 

  「這是小兩口的事你管這麼多作什麼?」

 

  「但、但是繪里要嫁人了啊!」

 

  「說要繪里出嫁的人是你,不想要的也是你,親愛的,你很善變喔。」

 

  「她要嫁的是一個女人!」國王陛下一臉悲憤地指著穗乃果,完全不明白這傢伙到底哪點比自己好。

 

  「這樣也不錯啊,貼心。」王后很滿意穗乃果這個女婿。

 

  看看王后,又看看繪里和穗乃果,覺得自己孤立無援的國王陛下,跑到角落去畫圈圈了。

 

  「妳們都在欺負我……」嘴裡不停地嘟囊著這句。

 

  國王滑稽又可愛的動作引的她們大笑。

 

  王后將國王安撫好後,便隨即與穗乃果、蘭迪等臣子討論作戰計畫。

 

  最後,在兩方無懈可擊的合作下,成功擊退來犯的那佳塔軍隊。

 

  不久,穗乃果和繪里也舉行了婚禮,舉國狂歡慶祝。

 

  從此以後,大家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真是可喜可賀!

 

 

………………

 

 

  「從此以後,大家都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穗乃果用著開心的口吻說著。

 

  「媽媽妳騙人。」一個五歲的小女孩坐在床上鄙視地朝穗乃果看。

 

  「嗚……媽媽哪有騙妳。」

 

  「這個床邊故事真的很假,明明媽媽才是在下面的那個。」

 

  穗乃果被語出驚人的女兒給嚇了一跳,什什什麼上面下面?

 

  「這是誰教妳的啊?」穗乃果害羞地臉色泛紅。

 

  小女孩再次鄙視眼前的母親:「這個大家都知道啊,在上面的是攻,在下面的是受。」

 

  「對啊,這是誰都知道的事。」不知何時,繪里站在了房間門口,微微笑著說。

 

  「嗚……我不管啦!今天我生日,我就想要這樣!」穗乃果孩子氣地說。

 

  「好好好,妳喜歡就好。」繪里摸摸自己任性的老婆大人的頭,「故事也講完了,差不多該睡覺了。」

 

  小女孩乖乖躺好後,繪里和穗乃果便回到了她們的臥室歇下。

 

  繪里在穗乃果快睡著時,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並悄悄地道:

 

  乃果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隨即相擁而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樊
  • 太棒了,很少有繪果的文呢,大大加油,^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