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謊家

 

  「今天天氣真好。」

 

  穗乃果在早上起床梳洗完後,一如往常走到每天都會在穗むら門口等著自己一起去上學的繪里旁邊,微微伸個懶腰。

 

  頭上感覺到一陣溫柔的撫摸,抬頭發現繪里滿臉柔情的看著自己。

 

  「嗯。早上好,穗乃果。」

 

  「早、早上好,繪里ちゃん。

 

  雖然才剛交往沒多久,而且從一開始就知道了──繪里是個不可多得的美麗女子,不論外表或內在。她還是個好情人,就算是任性的要求都盡可能去滿足,寵溺兩個字總能在她身上看見,因為她說:『我喜歡穗乃果笑起來的模樣,微醺的紅色酒窩,閃閃發亮的大眼,如此美好誘人的一切,真的令人忍不住想去寵妳呢。』

 

  啊~這麼讓人臉紅心跳的話為什麼能這麼平靜地在大家面前說呢。

 

  挽上繪里的手臂,我們和過去的每一天一樣高興地去上學。

 

 

 

  在前往音乃木坂的路上總會經過一條商店街,在早辰時分的現在,已有零星散落的幾家打開店門準備營業。

 

  途中路過一間咖啡廳時,下意識地往馬路方向望去,能看見一棵種植在人行道上的蓊鬱大樹,中段處樹皮有清晰明顯的剝落痕跡;身後能聽到有人在呢喃;咖啡廳傳來一聲聲微弱的音樂:

 

  きっと知らずにいた方がよかった?

    そんな痛みを抱えながら

    何にも言わず笑うんだ

    忘れようと言い聞かせて

 

    思い出を閉じこめた heartbreak

 

   とまらない悲しみ とまらない痛みは

    波のように今を流して夜が明ける

    いつもより激しく渦いた感情だから

    私のすべてが崩れそうだよ               

 

  好熟悉的旋律,似乎曾在哪裡聽過?

 

  但這些都不重要,可以和繪里ちゃん一起我就很開心了。

 

 

 

  抵達音乃木坂之後,繪里和穗乃果就各自前往教室。

 

  上午學習了一系列的既定課程,相約於亭午一道進餐的兩人,在鐘聲敲響,收拾完課間用具,迅速向約定地點──天臺走去。

 

  朝已等候在那的繪里打個招呼,穗乃果拿出了自己做的便當──自從互相確認過感情後穗乃果都會帶上自己做的一些吃食和繪里一起分享。主餐當然還是麵包,繪里也有攜帶她的午飯,這些純粹只是想讓繪里吃吃她做的東西。

 

  「好吃嗎?」

 

  穗乃果挾了個小蛋捲餵給繪里,閃爍著無瑕眼眸,一臉期待,希望繪里稱讚她。

 

  「嗯,很好吃喔。」

 

  果然,愛妻心切的繪里不僅讚揚了穗乃果,還以燦爛的笑容作為回應。

 

  啊啊…最愛的人喜歡自己做的東西,真是件幸福的事呢。

 

  僅管不是第一次,受到繪里誠心讚譽的穗乃果仍赧然綻放笑靨。

 

  午餐時光就在愉悅的氛圍下臨行至終點。

 

 

 

  下午依舊是班級課程。

 

  繪里ちゃん現在在上什麼課呢?

 

  望向窗外,幾片葉子從樹枝見裛落,出神的穗乃果看著這一幕,內心如此想到。

 

 

 

  放學後和μ's的大家一起進行了活動。直到太陽西沉,眾人才依依不捨地告別。

 

  似乎有幾道目光緊盯著?啊,那一定是錯覺。

 

  挽上繪里的手臂,穗乃果和繪里一起走了回家。

 

 

 

  就這樣,平凡的一天過了。

 

 

 

………………

 

 

  「今天天氣真好。」

 

  穗乃果在早上起床梳洗完後,一如往常走到每天都會在穗むら門口等著自己一起去上學的繪里旁邊,微微伸個懶腰。

 

  頭上感覺到一陣溫柔的撫摸,抬頭發現繪里滿臉柔情的看著自己。

 

  『嗯。早上好,穗乃果。』

 

  「早、早上好,繪里ちゃん。

 

  雖然才剛交往沒多久,而且從一開始就知道了──繪里是個不可多得的美麗女子,不論外表或內在。她還是個好情人,就算是任性的要求都盡可能去滿足,寵溺兩個字總能在她身上看見,因為她說:『我喜歡穗乃果笑起來的模樣,微醺的紅色酒窩,閃閃發亮的大眼,如此美好誘人的一切,真的令人忍不住想去寵妳呢。』

 

  啊~這麼讓人臉紅心跳的話為什麼能這麼平靜地在大家面前說呢。

 

  牽上繪里的手,我們和過去的每一天一樣高興地去上學。

 

 

 

  在前往音乃木坂的路上總會經過一條商店街,在早辰時分的現在,已有零星散落的幾家打開店門準備營業。

 

  途中路過一間咖啡廳時,下意識地往馬路方向望去,能看見一棵種植在人行道上的蓊鬱大樹,中段處樹皮有清晰明顯的剝落痕跡;身後能聽到有人在細語:

 

  「……沒事吧…真令人擔心呢…」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是誰在說話?

 

  咖啡廳傳來一聲聲微弱的音樂:

 

  『是否就這樣一無所知才是最好的?

    擁抱這陣痛苦的同時

    那段光是回想就能笑容滿溢的日子

    自問著是否該就此遺忘

 

    將心碎的回憶就此塵封

 

    無止境的悲傷與痛楚

    宛如潮水般侵襲著直至黎明

    正因是更勝以往的炙熱情感

    使我的一切土崩瓦解             

 

  好熟悉的旋律,似乎曾在哪裡聽過?但是這幾句歌詞聽起來有些刺耳呢。

 

  算了,這些都不重要,只要可以和繪里ちゃん一起我就很開心了。

 

 

 

  抵達音乃木坂之後,繪里和穗乃果就各自前往教室。

 

  上午學習了一系列的既定課程,相約於亭午一道進餐的兩人,在鐘聲敲響,收拾完課間用具,迅速向約定地點──天臺走去。

 

  朝已等候在那的繪里打個招呼,穗乃果拿出了自己做的便當──自從互相確認過感情後穗乃果都會帶上自己做的一些吃食和繪里一起分享。主餐當然還是麵包,繪里也有攜帶她的午飯,這些純粹只是想讓繪里吃吃她做的東西。

 

  「好吃嗎?」

 

  穗乃果挾了個小蛋捲餵給繪里,閃爍著無瑕眼眸,一臉期待,希望繪里稱讚她。

 

  『嗯,很好吃喔。』

 

  果然,愛妻心切的繪里不僅讚揚了穗乃果,還以燦爛的笑容作為回應。

 

  啊啊…最愛的人喜歡自己做的東西,真是件幸福的事呢。

 

  僅管不是第一次,受到繪里誠心讚譽的穗乃果仍赧然綻放笑靨。

 

  午餐時光就在愉悅的氛圍下臨行至終點。

 

 

 

  下午依舊是班級課程。

 

  繪里ちゃん現在在上什麼課呢?

 

  望向窗外,幾片葉子從樹枝見裛落,出神的穗乃果看著這一幕,內心如此想到。

 

 

 

  放學後和μ's的大家一起進行了活動。直到太陽西沉,眾人才依依不捨地告別。

 

  似乎有幾道擔憂的目光緊盯著?啊,是海未她們。

 

  不過她們在擔心什麼呢?

 

  牽起繪里的手,穗乃果和繪里一起走了回家。

 

 

 

  就這樣,平凡的一天又過了。

 

 

 

 

 

 

 

 

 

 

  才怪。

 

 

 

 

 

 

 

 

 

 

  強忍著從腹中傳來的噁心感,以及不斷盤旋在胸口的燒灼,穗乃果躺在床上蜷縮著。

 

  滾燙的淚水不停地從眼眶中泛濫,昔日湛藍的雙眸如今卻黯淡無光。

 

  「繪里ちゃん……」

 

  口中道出的名字是那麼令地人心碎。

 

  那天,答應了自己很快就會回來的人卻沒有回來。

 

 

  笑著對我承諾的妳撒了個漫天大謊。

 

 

  當穗乃果趕到時,抱起渾身浴滿鮮血的繪里,潰堤的淚傾洩至冰冷的身體,一滴一滴,即使熱的燙依舊無法溫暖那具身軀,充滿的熱度迅速消散。

 

  為什麼要在給我幸福後殘酷地摧毀它?

 

  差勁,差勁。

 

  每天每天,都能感覺到來自大家的擔憂,海未和小鳥十分不放心地跟在穗乃果身後看著她,不論何時。

 

  我知道,我全都知道。

 

  不願承認事實的我每一天都活在自己構築的世界,假裝那個人還在,假裝繪里ちゃん和自己過著快樂的生活。

 

  不斷地用謊言來欺騙自己。

 

  祈望著某一天能因此而麻痺,不再傷心。

 

  「……但是…我失敗了…繪里ちゃん……」

 

  隨著日子逝去,對妳的感情愈為強烈,至今,仍無法把妳忘記。

 

  「……好想……再次感受妳的寵溺……」

 

  一切都太遲了。

 

  「……繪里ちゃん……」

 

 

………………

 

 

  「我想,大概是因為只有穗乃果一個人被留了下來,所以才必須受到這樣的懲罰。」

 

  那一天,對著海未她們七人說出了這番話。

 

  笑著的表情雖然寂寞但卻溫暖柔和。

 

  她說,是該踏上尋找繪里的旅程了。

 

  伴隨著這一句話消逝,轉身離去的穗乃果如同繪里離開的那日般邁出了腳步。

 

全文完

 

 ..........................................................................................................................................................................

俗話說的好,愛某一個CP就要勇於寫她們的BE啊!

會有這篇腦洞是因為我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曾看過一個說謊的循環情結,不過具體在說啥已經忘了,

於是基於此,這篇文章就出現啦。

大概就這樣,另一篇的番外近期應該就會碼出來吧..........

小劇場:

穗乃果:嗚嗚嗚~~

繪里: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Σ(っ °Д °;)

穗乃果:我不要和繪里ちゃん分開啦!!!"o(o)o"

繪里:穗乃果,這只是演戲而已,妳看,我不是好端端的在這嗎?

穗乃果:不要!就算是演戲也不要!o(≧口≦)o(飛撲進繪里懷中)

繪里:好好好,不要就不要。(* ̄▽ ̄)y(親了下額頭)

穗乃果:///////////

μ's的其他人:啊──我的眼睛!Σ(/─\)拜託,快把她們帶走!/(ㄒo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