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與我與她〉

 

  「繪里ちゃん,今天的麵包好好吃喔~」

 

  啊,又來了。

 

  說著話的人是我的女朋友,高坂穗乃果。

 

  交往了兩個月零一天,我非常清楚她的可愛迷人之處──說話的時候會用可愛的語調和方式、會在人名後加個「ちゃん」、個性開朗活潑、總是充滿行動力、有時迷迷糊糊、老是閃爍著藍色大眼、笑起來像太陽、喜歡撲到我身上、非常愛我、有一手好廚藝、人妻力滿滿等等。

 

  但有一點最重要,穗乃果她──喜歡麵包。

 

  早餐、中餐,甚至是點心,麵包無處不在。

 

  不過這點已經是人盡皆知,不算什麼祕密。說實話,岳母大人還為此語重心長地向我表示:『穗乃果身為和菓子店的女兒卻喜歡麵包多一點,這讓我們全家非常非常非常擔心,所以,為了她好,導正穗乃果的重責大任就交給未來的女婿了。繪里,妳要加油,我們支持妳。』末了還沉重地把手拍在我肩上。

 

  岳母大人,就算您如此地認真而我也有戰鬥民族的血統但還是沒辦法接下這任務啊!自己都招架不住了,怎麼還會有餘力去導正她呢!

 

  現在我們在部室裡吃午飯,穗乃果和平常一樣坐在我旁邊拿出一個麵包開始大快朵頤。

 

  穗乃果有一個習慣,當咬下一口麵包後總是會對我說很好吃。

 

  我托著臉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啊啊啊…怎麼會這麼可愛!

 

  穗乃果的每一口都露出幸福的表情。

 

  一會兒後略微沉下眼瞼,唉……這就是我對麵包又愛又恨的原因。能讓穗乃果開心我當然是十分感謝,但是,穗乃果那一臉幸福到不能再幸福的樣子老是讓我覺得比起我,她更愛麵包!

 

  恨恨地盯著那塊具稱是草莓味的麵包,可惡,為什麼那不是我!

 

  『嘖嘖嘖,別嫉妒了,妳這樣穗乃果並不會更愛妳~』

 

  等等,我看到了什麼?眨眨眼睛,它它它居然嘲笑我!

 

  哈─!你以為你現在在穗乃果手上就多了不起嗎?

 

  『對呀~因為穗乃果正在啃咬著我身體的這個地方和舔舐著那個地方,她的口液、氣味都留在我被她愛過的部位,而最終,我將和她合二為一,互相成為彼此的一部分。』

 

  你…你…啊─不準調戲我老婆!可惡,我要和你決鬥!快,亮出你的武器!

 

  『我才不要呢~妳自己慢慢玩吧~』

 

  你─這─家─伙─!

 

  緊磨著牙,我現在超極想把它扔進垃圾桶!

 

  「繪里ちゃん~繪里ちゃん~」

 

  哼,果然麵包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嗯?好像有人在叫我?

 

  「繪里ちゃん~」

 

  啊,原來是穗乃果啊。我抬起頭……哇!好近!

 

  穗乃果一臉擔心地看著我,還湊得很近,彼此的鼻息、熱氣能清楚地感覺到。

 

  「怎、怎麼了嗎?」

 

  「我一直叫妳都沒有反應……麵包我已經吃完了喔~」

 

  ……沒有…反應?……

 

  ……

 

  ……

 

  ……

 

  ……啊─!絢瀨繪里,妳居然對著一個麵包在幻想,妳ooc了嗎─!

 

  僅管是後知後覺,但知道了自己荒謬的行徑,我啪地一聲捂住了臉……太羞恥了!

 

  「繪里ちゃん,妳真的沒事嗎?」

 

  ……有,而且非常嚴重……但總不能告訴妳我剛才把妳手上的麵包當作情敵在幻想吧……不然我辛苦建立起的高大形象何在!

 

  內心嘆了口氣,把手放了下來,我從椅子上站起。

 

  「比起那個,穗乃果,我有更重要的事。」

 

  「嗯?是什麼呢?」穗乃果發萌的看著我。

 

  露出這種可愛的表情真是犯規呢。

 

  「穗乃果,今天的麵包真的很好吃嗎?」我緩慢地靠近她。

 

  「嗯,真的真的很好吃喔!…啊…沒讓繪里ちゃん嘗嘗就吃完了……」

 

  那副有些遺憾又愧疚的表情,還小心翼翼的紅著臉瞅著…是想考驗我的忍耐力嗎?

 

  不到10公分的距離,我直勾勾地盯著她,眼神閃爍。

 

  「繪、繪里ちゃん…」似乎是被我的視線弄得不好意思,穗乃果小聲地呼喚我的名字,手還小力地拉扯我的衣袖口。

 

  該死,穗乃果,妳是在誘惑我嗎?那麼妳成功了!呵呵,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我可不管喔。

 

  我展露笑容:「沒關係,我有其他方法。」

 

  不等穗乃果回答,我迅速地伸出手把她禁錮在我懷裡,扣住她的後腦狠狠地吻上她的唇。我的舌恣意地侵略著她口腔的任何一隅,明明不是第一次,但穗乃果卻有些跟不上,羞澀地回應。一開始穗乃果像是嚇到了,雙手抵在我胸前,不過慢慢的,她開始適應,最後環上我的脖子與我共舞,我們的舌互相攪和、糾纏,不停地吸取著對方。我喜歡睜著眼看穗乃果和我接吻的樣子,因為總會讓我更想憐愛她。

 

  一直吻到穗乃果快沒氣了才戀戀不捨地移開我的唇。穗乃果每次都會被我吻得暈頭轉向,全身沒什麼力氣癱軟地靠在我懷裡輕輕喘息。這也是我很喜歡的地方之一。

 

  我把穗乃果抱上桌欺身壓上,雙眼毫不避諱地注視她蔚藍的眼瞳。

 

  「嗯,很好吃喔。」我壞笑。

 

  「繪里ちゃん無賴!」穗乃果紅著臉抗議。

 

  無賴?是有聽說過別人稱呼我為俄羅斯老流氓,不過我對這不感冒。唉,真是失禮,那可是我對穗乃果愛的表現喔~聰明可愛的我怎麼會是流氓呢?

 

  我低下頭在她耳畔細語:「那是因為,穗乃果對待麵包比對我還好呢。」語氣裡有著赤裸裸的酸味。

 

  耳邊傳來陣陣意料之外的笑聲,我復抬起頭。

 

  「繪里醬妳在吃醋嗎~?」靈動的大眼充斥著笑意。

 

  指腹輕柔地磨擦著穗乃果的臉頰。

 

  「對,我在吃醋。」

 

  穗乃果笑得更開懷了。

 

  她伸手撫摸我的臉:「繪里ちゃん真是個大醋桶~

 

  我反握住並溫柔地親吻她的手掌心。

 

  「我可不希望有別的東西霸佔住妳的心。」

 

  「呵呵,真是強勢呢。繪里ちゃん,我愛妳喔。

 

  穗乃果真摯的情感令我動容,心兒暖暖的,似是春雪融化般。

 

  不過燎起的星星之火可沒這麼容易被滿足喔,我親愛的穗乃果。

 

  手開始游移在穗乃果的嬌軀,從下而上,穗乃果被我滑過的地方都如觸電般敏感,呼吸也緩緩加重。莞爾一笑,這種誠實的反應正是我所追求的。

 

  埋首在穗乃果的脖子,輕輕舔舐、啃咬。礙事的紅色領結被我輕鬆地撤下而白皙的鎖骨便在領口若隱若現,眼神陡然更為炙熱,我可以肯定,那微醺的肌膚正在向我招手。我毫不遲疑地俯身侵佔。

 

  全身酥軟的穗乃果只餘輕微的呻吟。

 

  我再次探尋穗乃果的唇,想與她熱吻。

 

  快吻上時,穗乃果橫手貼住了我的嘴,突然的變故使我不解地看向穗乃果。

 

  她滿臉通紅:「不、不可以,這裡是部室,會、會被發現的,而、而且午休快結束了……」

 

  我瞇起眼,邪魅一笑:「意思是只要不是部室就可以囉?」

 

  「不、不是這個意思!」

 

  穗乃果臉紅的快滴出血來。看在如此可愛的份上,我就先放過妳。

 

  「我現在先放過妳,晚上妳可要好好補償我。」

 

  在她耳邊吹了一口氣,然後輕啄了下她的臉龐,我抬手把穗乃果托了起來,仔細嫻熟地整理好她稍亂的制服,把她被我扔在一旁的領結重新繫回。

 

  摸摸穗乃果的頭,我燦笑道:「走吧,回去上課。」

 

  「嗯、嗯……」

 

  肯定被我那番宣言弄得心慌意亂了吧。

 

  果然我家戀人真的很可愛呢。

 

  牽著穗乃果的手一起離開部室的我滿腦子都想著美好的夜生活,至於麵包什麼的,早就被我丟到遙遠的天邊去了。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