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醉蝶花——沒有想像中遲

 

  一陣電話聲響起,接著,被拿了起來。

 

  「你好,這裡是絢瀨家。」

 

  「繪里姐!我是雪穗。」雪穗的聲音似乎有點著急。

 

  「雪穗?怎麼了嗎?」雖然兩人的關係已如同親姊妹,但沒事雪穗是不會打電話來的,畢竟警署的工作也是很忙的,不過繪里今天放假所以沒關係。

 

  「繪里姐,我和媽媽剛才在整理姊姊的房間時發現了一封信,內容看起來和姊姊的失蹤有關,妳趕快過來看看吧!」

 

  「好,我會把其他人也叫去,說不定能發現什麼線索!」掛掉電話後繪里整個人興奮地顫抖著。『三年了,三年了!』就在認為已經沒希望的時候發現了一絲曙光,這叫繪里怎麼能不興奮!

 

  這三年來的線索一直停留在三年前的調查中,一點進展也沒有。

 

  想到三年前,繪里的眼神晦暗了下來。

 

  ※            ※            ※

 

  三年前——

 

  微涼的風輕拂,吹落了幾片枯黃的葉子,雖然已經入秋了,但夏天的餘溫仍殘留著。絢瀨繪里從警署裡走了出來。

 

  『今天也是很忙啊,沒想到剛上任的警部補也會有這麼多事要處理。一直沒給穗乃果打電話,不知道她會不會很著急?不過能提早下班真是太好了。對了!買些點心回去給穗乃果吧!』

 

  打定主意,繪里加快離去的腳步,想要早點回到兩人的小窩。

 

 

  當穗乃果唸大一時兩人便一起租了間公寓,雖然高中時期也會經常到對方家裡過夜,但兩人還是不太滿足,再加上繪里畢業後去唸的警大有點遠,於是兩人合計在距她們的大學中間處租下了一間雖然小但卻還算舒適的公寓。直到現在,兩人都已從大學畢業且繪里當上警部補後仍舊住在這裡。

 

  這讓穗乃果的爸媽頗有微詞,他們原本計畫著等穗乃果大學畢業後馬上把穗むら丟給穗乃果繼承然後出去旅行,卻因為穗乃果死不回來而作罷,因此穗乃果的媽媽一直想把兩人拐回家,她也知道找穗乃果是沒用的,以至於繪里三不五時的就被請去喝茶,多次下來的感想只有一個:『微笑著的岳母大人好恐怖!』

 

 

  「我回來了!……咦?穗乃果呢?不在嗎?」平時回來穗乃果一定會馬上飛撲過來,然而今天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這不禁讓繪里感到奇怪。

 

  「穗乃果—!」走到客廳裡的繪里對著房間的方向大喊,卻始終沒有人回應。

 

  正打算到房間查看時,繪里注意到了桌上放著一張白色的紙條,裡面寫道:

  『繪里ちゃん,穗乃果有事出門一下,如果我晚餐時還沒回來,就不用等我了,繪里ちゃん不可以因為要等穗乃果就不吃晚餐喔!要是被穗乃果知道繪里ちゃん沒有按時吃飯,哼哼!那穗乃果晚上就不和繪里ちゃん一起睡呦!   穗乃果留 』

  

  「不一起睡……啊,不對,原來穗乃果出去了,是去哪呢?打電話問問看她什麼時候回來吧。」說到做到的繪里立馬拿出手機撥號,但卻沒人接。連續打了幾次後仍舊是無人接聽,繪里開始擔心起自家戀人的安全狀況,不過她相信穗乃果會保護好自身安全的。

 

  『也許她剛好在忙吧!』繪里想。

 

 

  這種平衡卻在隔天早晨繪里起床後被打破了。

 

 

  『穗乃果昨晚沒回來?!』馬上警覺不對勁的繪里迅速地拿起攜帶電話打給穗乃果。

  

  等待她的是一句已關機的語音訊息。

  

  一直很鎮定的繪里慌了,她立刻逐一地詢問其他人和雪穗穗乃果在不在那,所有人的回應都是沒有。而μ's的眾人得知穗乃果不見了的消息全部動身到繪里和穗乃果的住處一起商討著穗乃果的去向,之後繪里旋即向警署請假和大家分頭去穗乃果可能會出現的地方尋找,真姬甚至動用了某些關係,但天黑後仍是找不到穗乃果的蹤影。已束手無策下,眾人只好向警方報案並告知穗乃果的家人。而亞里沙在眾人的拜託和自己也擔心著繪里的精神狀況下,搬去跟繪里同住。

 

  幾天後,警方調查到穗乃果失蹤當日曾搭乘新幹線到山形縣,但整個山形縣這麼大又多是山區,沒有更進一步的線索是找不到人的,因此案情就陷入了膠著,三年來調查就一直處於穗乃果曾到過山形縣。

 

※            ※            ※

 

  鮮綠的嫩葉圍繞著一枝枝努力展現出自己最美的一面的花兒,伴隨著的涓涓細水聲中還能聽見魚兒們的嬉鬧。一名少女坐在和式房屋的廊道上,溫暖的陽光傾撒,那一頭美麗的橘色長髮顯得更加耀眼,她的雙眸蔚藍如海,眼中充滿精神的流光,但卻與她有些病態的蒼白面容呈現反差。

 

  穗乃果享受著陽光的擁抱和風兒的輕拂,一天中的這時是她最喜歡的時刻。穗乃果看著庭院裡盛放的花花草草,臉上不自覺地浮起笑容,看了一會兒後,輕聲的開口道:「吶,我們是戀人嗎?」

 

  屋內端坐著一名年紀似乎與穗乃果差不多,身上穿著簡便和服的女子。她有雙淺灰的眼睛,褐色的長髮披散在腦後,然而,那張臉卻與絢瀨繪里十分相似。她揚起一個微笑,溫柔地看著穗乃果,答道:「是呢,穗乃果。」

 

  穗乃果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凝視著庭院。良久,緩緩的開口:「是嗎……」

 

  空中迴響著被風吹動的風鈴聲。

 

  ※           ※          ※

 

  接到繪里的通知後來到高坂家的眾人和穗乃果的媽媽、雪穗正圍坐在穗乃果房間內的桌子旁,而穗乃果的爸爸則站在角落。

 

  「就是這封。」雪穗把一封信推到繪里面前。

 

  看著眼前被淡紫色包圍的信封,繪里的內心七上八下的,深怕這只是個令人失望的消息。鼓起勇氣後拿起了它,把藏在裡頭的信紙拿了出來,逐字地唸出聲:

  「致 穗乃果

     當山櫻花般的妳向我微笑,對著我伸出手時,讓我感受到了屬於太陽的溫暖。

     為了答謝這份恩情,十年後,我會在開滿水仙百合的地方等妳。            

                                       倉本彙漓   」

 

  「真是一篇充滿隱語的約定啊。」希感嘆道。

 

  「不覺得這個名字和繪里ちゃん好像喵。」凜對於這個名字比較感興趣。

 

  「說的也是呢,除了字不同外,發音完全一樣。」真姬的手指繞著髮尾,語氣淡淡地說。

 

  「真令人感到不舒服。」妮可雙手環抱著自己,皺著眉道。

 

  「繪里ちゃん,妳還好嗎?」花陽問著從剛才就一直面色不善的繪里。

 

  「我沒事,只是確定了某些事實而已。」繪里放下手中攥得緊緊的信紙,淡然地說。

 

  這時,海未注意到了似乎在思考什麼的小鳥:「怎麼了嗎,小鳥?」

 

  「海未ちゃん,妳不覺得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聽過嗎?」小鳥歪著頭問著海未。

 

  「妳這麼一說似乎真的有點熟悉……十年前……」

 

  「啊!」小鳥和海未同時大喊了一聲,兩人彼此對視,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確定與驚訝。

 

  隨即,海未轉向繪里,嚴肅地警告著:「繪里,妳要小心點。」

 

  「為什麼?」繪里反問著,其他人也一副不解的看著她們。

 

  「因為她長的和妳很像,雖然眼睛和頭髮的顏色不同。」小鳥解釋。

 

  「不只這樣,她連個性也和妳很像,但她比妳更加深不可測。」

 

  氣氛凝滯了幾秒。

 

  希帶著玩味的笑容說:「咱很好奇妳們怎麼會知道她是誰呢?」

 

  眾人聽到希的發問也一致地看向小鳥和海未,等著她們解釋。

 

  「十年前,也就是我們就讀中學一年級時,我記得是在第三學期剛開學沒多久她就轉來我們班。因為她轉來一個禮拜左右後又到別的學校去了,所以對她的了解不是很深,但是她的個性和長相讓我們留下了很大的印象。她給人的感覺總是背負著什麼似的,也不太跟別人講話。」海未娓娓道來。

 

  「那段時間穗乃果ちゃん的確有和她接近過,可具體發生過什麼我們並不清楚。我和海未ちゃん有問過穗乃果ちゃん,她卻總是笑笑的岔開話題。倉本同學轉走後我們就沒繼續追問了,再加上穗乃果ちゃん沒有什麼特殊行徑,這件事就逐漸地被遺忘了。」小鳥做了總結。

 

  雪穗和穗乃果的媽媽表情顯得很複雜:「姊姊她並沒有告訴我們呢……」

 

  眾人還是一陣沉默。

 

  看著大家低落的樣子,繪里揚起笑容張口打破了沉默:「總之,先找到穗乃果要緊,其餘的等人回來後再說吧。」她笑得愈發燦爛,甚至帶有點詭異,『穗乃果,等我找到妳後沒有給我個解釋,看我怎麼懲罰妳!』

 

  「花陽親,繪里ちゃん笑得好恐怖喔!」凜縮在花陽的身邊瑟瑟地發抖。

 

  「凜ちゃん!」

 

  「……」

 

  「噗哧!」不知道是誰笑了出來。

 

  「嘛嘛~說的也是呢~」大家笑著點頭附和,氣氛開始變得輕鬆起來。

 

  「還有其他的線索嗎?光憑這篇內容還是找不到人的。」看了眼桌上的信紙,真姬提出了問題。

 

  「有的,裡面還有東西。」雪穗點頭答道。

 

  聞言,繪里從信封裡拿出了一根黑色的羽毛,上面綁著一張繪有三個鳥居和三角形的小紙片。

 

  「這是代表著什麼意思呢?」花陽問。

 

  「應該就是地點了吧。」海未道。

 

  繪里端詳著手中的物品:「黑色的羽毛?鳥居應該是指神社吧。」

 

  「三角形?山嗎?還是某種地標?」妮可發問。

 

  「都有可能是。神社、黑羽毛、山或地標,希ちゃん對神社比較了解,能想到什麼嗎?」小鳥直接把希望寄託在希的身上。

 

  「咱想,是指出羽三山中的羽黑山吧,是修練者的必經之地呢。那裡眾山環繞,的確是個藏人的好地方。」希瞇了瞇眼。

 

  「羽黑山……羽黑山……?」

 

  「凜ちゃん想起什麼了嗎?」花陽看著抱頭苦思的凜。

 

  「嗯……對了,我想起來了喵!小時候曾經和爸爸媽媽去過那個地方,那裡讓人感覺很神秘喵,好像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出羽三山雖然也有很多遊客,可是那邊的規定仍是很森嚴的。至於隱瞞著秘密這點,咱沒去過,所以也不是很了解,我所知道的資訊都是從別的巫女那聽來的。」

 

  「幾乎可以確定就是那裡了吧,山形縣的羽黑山,穗乃果的目的地。」妮可環視了眾人。

 

  「既然如此,休整一下,後天就出發。」繪里立馬做了決定。

 

  「繪里和真姬妳們的工作怎麼辦?」海未看著明顯最忙的兩人。

 

  「我會和警署請假的,不用擔心。」

 

  「我也會和醫院請假。後天就坐我的車去吧,其他的東西也會準備好。」

 

  「雪穗和爸媽,就請你們等待我們的好消息吧。」繪里向著他們道。

 

  穗乃果的媽媽直視著繪里,雖然從頭到尾她和穗乃果的爸爸都沒有參與討論,但並不代表他們不在意,而是他們相信眾人一定能夠處理好的,她們九人的情誼大家有目共睹。

 

  她伸出雙手握住繪里的手,道:「媽媽相信妳一定能夠把穗乃果帶回來,妳一直是個可靠的孩子呢!放心去吧,媽媽和爸爸還有雪穗不會讓妳有後顧之憂的。」

 

  然後對著其他人道:「就拜託各位了。」

 

  穗乃果的爸爸也跟著向大家點頭。

 

  「請您放心。」齊聲道。

 

  「加油喔,大家!需要幫忙的話,我和亞里沙一定會盡全力的!」雪穗握拳。

 

  「好的,謝謝妳們。」繪里笑著對她點頭致意。

 

  「一定要把那個笨蛋姊姊給找回來。」

 

  「會的,我們一定會把她帶回來。」小鳥拍著雪穗的肩。

 

  「那麼,今天就先這樣,各自回去準備,後天在真姬家會合。」繪里接著說。

 

  「好。」x7

 

 

  出發的當天——

 

  絢瀨繪里在出發前去了穗むら和穗乃果的家人們道別。之後往真姬家去和大家會合。

 

  上車後繪里看著窗外逐漸倒退的景色,眼神越來越堅定。

 

  『穗乃果,我絕對會找到妳的,所以一定要平安無事地等著我啊!』

 

                                                第一章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