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罌粟花——忘卻與迷戀

 

  「叩、叩!」

 

  「請進。」

 

  「早安,穗乃果。」倉本彙漓拿著一束花走到了穗乃果的床邊。

 

  「早安,彙漓ちゃん。」

 

  「身體還好嗎?有沒有不舒服?」邊說邊把花放進花瓶裡。

 

  「我沒事啦,是彙漓ちゃん太擔心了。」穗乃果嘟著嘴說,「對了,彙漓ちゃん今天拿了什麼花來呢?很漂亮啊,好像在哪裡看過?」

 

  倉本彙漓伸出一隻手指輕輕的彈了下穗乃果的額頭:「笨蛋!雖然每次拿來的花都不一樣,但是今天的和前天的是一樣的喔,這是鬱金香。

 

  穗乃果捂著額頭委屈地說:「彙漓ちゃん好過分!明明之前……啊咧?之前……?」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之前什麼事都沒發生喔。穗乃果,妳肚子餓了吧,一起去吃早餐吧。」

 

  「嗯,好啊好啊,一起去吃早餐!」被早餐吸引的穗乃果完全沒注意到倉本彙漓一瞬間露出的不自然的表情。

 

  好笑的看著穗乃果蹦蹦跳跳的離去,倉本彙漓邊叮囑邊加快手上的動作:「穗乃果,慢慢走,小心點別摔倒了,早餐不會跑掉的。」

 

  「我會小心的~」穗乃果揮了揮手後迅速地消失在房門口。

 

  「這個穗乃果…」倉本彙漓無奈的搖著頭,並把最後一枝鬱金香插好,「唉…完全沒發現呢,這些花代表著什麼。不過,」眼神陡然一變,散發著冷意:「穗乃果果然還有著和她的記憶。」

 

  她的手撫摸著掛在脖子上的項鍊,「伊澤。」

 

  從房門口走進了一名身穿執事服的年輕男子,他向倉本彙漓恭敬的行了一禮:「少主。」

 

  「伊澤,你去準備一下,下午我要和穗乃果出去走走。」

 

  「是的,少主。」

 

  沒聽見離去的腳步聲,倉本彙漓把頭轉向仍舊站在身後的伊澤:「怎麼了?還有什麼事?」

 

  「這樣好嗎,少主?家主大人那邊和族規…」

 

  「不礙事,只要別離太遠就不違反。至於父親大人,他應該也不會反對,他若真要做什麼,這三年來早就做了。好了,你先去準備吧。」倉本彙漓對他擺了擺手。

 

  「是。」

 

 

  「對不起,我來遲了。」倉本彙漓拉開飯廳的紙門。

 

  「彙漓ちゃん好慢!穗乃果快要餓死了啦!」

 

  「抱歉抱歉。那麼,做為賠償,下午我們出去外面走走吧。」

 

  「真的嗎?太好了!終於不用繼續悶在這間屋子了!」穗乃果高舉著雙手歡呼。

 

  「好了好了,先坐下來吃早餐。和樹管家,把早餐端上來吧。」倉本彙漓笑意盈盈地朝站在一旁的老管家吩咐。

 

  「是的,少主。」

 

  他向門外拍兩下手後餐點就逐一的端上了桌。

 

  穗乃果歡快的拿起幾樣東西開始吃,還不忘招呼別人:「彙漓ちゃん,趕快吃啊!和樹爺爺也一起來吧!」

 

  「於禮不合啊,穗乃果小姐。」和樹為難的看著穗乃果。

 

  「穗乃果妳吃慢點,沒人跟妳搶。和樹管家,你就坐下來一起吃吧。」

 

  「是,少主。」

 

  和樹和藹的看著她們倆。這種天天都要上演的橋段他其實很喜歡,雖然他的身分是管家,但他卻是把她們當成自己的孫女般看待。他很慶幸倉本彙漓能夠找到能陪伴她一生的人,畢竟他是從她小時候一直看她長大的,在一旁看著她吃過什麼苦、接受過怎樣嚴酷的訓練,一步步走到了如今少主這個位置。她身上背負著的責任和家族的使命有多麼重要、壓力有多麼大,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因此穗乃果的出現無疑是個值得替她高興的事,即使他知道把穗乃果留下來是件違背良知和道德、不可告人的事。

 

  『想必,家主大人也是這樣想的吧,所以才一直沒有干涉。』

 

 

  吃完飯稍做休息後,倉本彙漓對穗乃果交代要乖乖休息,不然就不帶她出去,穗乃果當然是忙不迭地答應。確認過穗乃果的答覆,倉本彙漓就離開去處理其他事務了。

 

  而穗乃果則一如往常地坐在廊道上,不同的是,今天多了一份期待的心情。

 

  「今天天氣真好~怎麼不早點到下午呢?」輕晃著雙腿,穗乃果湛藍的眼眸中洋溢出對外面世界的憧憬。

 

 

  然而,誰也沒有注意到,不遠處的綠叢裡,悄悄地綻放出了一朵名為『羈絆』的金銀花。

 

※         ※        ※

 

  舟車勞頓了許久,μ's一行人來到了真姬家位於鶴岡市的別墅,放下行李後,眾人就直奔羽黑山,希望能探查到什麼線索。

  

  這樣走了一段路,雖然不是旅遊的高峰期,但仍遇到了不少的遊客前來觀光朝聖。連續問了幾位路人是否知道哪個地方開滿了水仙百合,但都得不到樂觀的答覆。

 

  「繼續照著下去還是什麼都問不到的,畢竟若真的隱藏了什麼,問這些遊客們也問不出來。」妮可好沒氣地說著。

 

  「妮可親說的沒錯,咱們還是去問問當地人比較快。前面不遠處應該就是出羽神社了。」

 

  「只能這樣了,走吧。」

 

  大家點頭答應後一個個邁開了腳步。

 

 

  來到了出羽神社,那兒有幾位正在灑掃庭院的巫女和參拜者。

 

  繪里朝著離她們最近的巫女走過去,問道:「抱歉,打擾了。能夠問妳一些問題嗎?」

 

  巫女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微笑地看著繪里點頭:「可以的,請說。」

 

  「這附近有開滿水仙百合的地方嗎?」

 

  聽到問題的瞬間,巫女的眼睛快速地瞥了旁邊不遠處的其他巫女,「對不起,這附近並沒有喔。」

 

  「是嗎……」繪里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仍存有一絲希冀的問道:「真的沒有嗎?會不會是妳…」

 

  「繪里。」海未出聲打斷了繪里的追問。

 

  繪里不明所以且略微焦急的轉過頭看向她們,希上前一步把手搭在她肩上,對著她搖頭。

 

  海未帶著歉意的眼神向著那名被詢問的巫女道:「十分抱歉,我們的同伴情緒有點激動。很感謝您回答我們的問題。」

 

  「不會,能幫到妳們就好。」

 

  其他人也向巫女致意後,她就離開繼續去打掃別的地方了。

 

  「總之,我們先回別墅吧,太陽也快下山了。」小鳥提出了意見。

 

  大家都接受了這個提議,而已經冷靜下來的繪里也跟著點頭。

 

  於是一行人朝著原路回去。

 

 

  回到真姬家的別墅後,眾人圍坐在客廳討論方才在神社發生的事。

 

  「那時為何要打斷我呢?」繪里提出了從剛剛就一直存在心中的疑惑。

 

  「繪里親是關心則亂啊,那個巫女明顯有問題,一定隱瞞了什麼。」

 

  「凜有看到喔,她偷瞄旁邊的人。」

 

  「其他人也有問題,有幾個離我們比較近的人在聽到對話後動作都停頓了一下。」一直觀察著周遭的真姬把可疑之處說了出來。

 

  「照這樣說,這裡果然藏著什麼秘密。」花陽不安地擺動著。

 

  「看來不能指望得到什麼有用的線索和幫助了。」海未嘆氣。

 

  「只好靠我們自己去找了。神社那邊應該已經沒什麼了,必須往別的方向去。」繪里接道。

 

  「真姬ちゃん可以叫人來幫忙找嗎?」凜問真姬,希望能多點人一起找。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認為還是不要比較好。」

 

  「~為什麼?」

 

  「從她們的反應來看似乎是不想透露出這個祕密,所以我們肯定已經被他們注意了,之後的行動要更加小心。再加上現在並不是旅遊的旺季,突然出現那麼多人一定會引起他們的猜忌,到最後要找到穗乃果是難上加難。」

 

  「受制於人什麼的真令人討厭。」妮可不耐煩地道。

 

  「這也沒辦法,這裡是人家的地盤,我們從一剛開始就是屬於被動的那方。」小鳥勸解著妮可。

 

  「我們還是先想想明天要往哪個方向找,然後早點休息早點去吧。」海未把話題帶了回來。

 

  「贊成,而且啊,咱想我們不需要太擔心。」希拿起了一張塔羅牌,「卡片上說明天會出現重大的轉機喔。」希把牌靠著嘴角,眼裡浮現淺淺的笑意。

 

  「真的?」x7

 

  希點頭。

 

  「那我們趕緊開始吧!」繪里果斷地宣布開始。

 

  「繪里親這麼風風火火的樣子還真是少見啊~」希調侃著繪里。

 

  繪里滿臉通紅又尷尬地看著大家,最後她伸手咳了一下:「現在的重點是討論方案。」

 

  「裝鎮定是沒用的喔,繪里親。」

 

  「希!」

 

  客廳裡被一聲聲的笑聲佔據,大家臉上的笑容似乎沖淡了不少沉重的氣氛,讓這件事看起來輕鬆了許多。

 

  之後決定完明天的搜尋方位,眾人就各自回房歇息,為明天保留更多的體力。

 

          ※        ※

 

  『命運就像頑皮的金鳳花,孩子氣地在你不注意時遠離你,讓你為它的消失感到焦慮或高興,然而,它卻在你以為不會再相見、不會再有交集的時刻,踩著輕盈無聲的優美步伐,悄悄地回到你的身邊。』

 

 

  一雙纖細的手輕捧著放在腿上的書,手指摩擦著書緣,眼瞼微微垂下,專注地閱讀手邊的書籍,偶爾,還會把滑落的頭髮撥回耳後。

 

  如此寧靜雋永的美麗畫面,讓一旁侍立的人們不敢輕易地發出聲音或者是移動腳步,深怕一不小心就會打破此刻的美好。

 

 

  『有時,它還會帶著它的朋友一起來逗你開心,使你盛裝著幸福的容器滿溢而出。它的朋友有個和紫羅蘭一樣可愛但又穩重的名字,大家都稱呼它為——愛的羈絆。』

 

 

  「在看什麼呢?這麼專注。」

 

  聽到身後響起的疑問聲,穗乃果停住了凝視著書本的動作,把視線轉到聲音的來源。

 

  「啊!彙漓ちゃん妳來啦!」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倉本彙漓向穗乃果走近,並彎下腰查看穗乃果放在退上的書。

 

  「嗯~原來穗乃果也會看書啊~」

 

  「彙漓ちゃん!穗乃果也是會看書的!」穗乃果嘟起嘴不滿地抗議著。

 

  「好好~我相信妳。」

 

  「感覺好敷衍。穗乃果平時也沒什麼能做的,彙漓ちゃん又不讓我出去玩,就只好看書囉。」依舊懷有不滿的心情埋汰著倉本彙漓。

 

  「是這樣啊~不知道是誰在要求我念書給她聽時,不到五分鐘就睡著了呢~」

 

  「那、那是…」

 

  「好了,不逗妳了,不然會耽擱到時間的。」說完就直起身子。

 

  「?」一瞬間沒反應過來。

 

  好笑地看著穗乃果發萌的樣子,道:「早上才說過,不會就忘了吧。」

 

  「才沒有!穗乃果、穗乃果記得呦!」立刻跳了起來,小心翼翼地看著倉本彙漓,怕她反悔而去不成,她可是期待了一上午呢!

 

  摸了摸穗乃果的頭:「我去換件衣服。妳先到門口等我吧。」

 

  「好!」穗乃果興奮地點頭答應。

 

  等倉本彙漓換了身外出服後,就帶著穗乃果出門,身後不遠處還跟著幾名隨從。一路上穗乃果都高興的東張西望,偶爾停下來看看。她就像剛出生的嬰兒般,對周遭所有的事物感到好奇。

 

  「一直覺得是不是住在山裡,沒想到還真的是呢!」穗乃果有感而發。

 

  倉本彙漓笑著牽起穗乃果的手,難得地露出孩子氣的笑容:「穗乃果,我帶妳去個地方。」話落,不由分說地拉著穗乃果快步的往前走。

 

 

  「到了喔。」

 

  她們來到了一個開滿了紫羅蘭和香桃木的地方,芬芳的香氣混合著大自然的味道從四面八方湧了上來,靜謐的如仙境般遺世而美好,而她們就是那誤闖仙境之人。

 

  穗乃果著迷地看著眼前絢爛的一草一木,驚艷的說不出話來。

 

  一旁的倉本彙漓癡迷的注視著穗乃果,彷彿周圍的一切和她相比都相形失色。

 

  『誤入凡塵的仙子就是穗乃果吧。如果這世上真的有神明,希望祂能夠聽到我的祈願,讓我能和穗乃果一直在一起。

 

  「吶,彙漓ちゃん,這裡這麼漂亮,怎麼都沒有人呢?」

 

  穗乃果的聲音把倉本彙漓的思緒拉回了現實:「這個地方比較隱密,所以沒什麼人來。我也是在無意中發現這的,算是我的祕密花園喔。」

 

  「~真好~穗乃果也好想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地方~」有點羨慕地說著。

 

  「妳喜歡的話,這裡也可以屬於妳喔,我們兩個一起擁有。」講完後發現自己都有點緊張,臉上還害羞的發紅。

 

 

  『命運就是令人難以捉摸,當你一個不注意,你所認為的一切將會完全改變。』

 

 

  正當穗乃果想說什麼的時候,看到了伊澤匠真快步地走向她們。原本就要脫口而出的答應之詞瞬間吞了回去。

 

  發覺穗乃果的異常,倉本彙漓把視線順著穗乃果看的方向望去,然後也看見伊澤匠真向她走來。有點不悅的皺眉,她很不希望這時有人來打擾:「有什麼事嗎,伊澤?」

 

  伊澤匠真向倉本彙漓鞠了躬後在她耳邊說了些什麼。倉本彙漓邊聽,臉色邊沉了下來。

 

  「發生了什麼嗎,彙漓ちゃん?」穗乃果歪著頭眨眼問道。

 

  聽到穗乃果的發問,倉本彙漓露出沒什麼的表情:「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只是公事上出了點小差錯而已。穗乃果妳先待在這裡等會兒,我去處裡一下馬上回來。我會讓人待在一旁的,有事就叫他們,還有,別走太遠喔。

 

  穗乃果理解地點頭:「彙漓ちゃん快去吧,穗乃果不會亂跑的。

 

  朝穗乃果笑了下後,倉本彙漓旋即轉身離去,並留下兩個人在不遠處待著。

 

  看著倉本彙漓逐漸消失在視線裡之後,穗乃果繼續慢慢的移動腳步閒逛。就這樣走到了一顆比較高的樹下,穗乃果靜靜的抬頭凝望被風吹動枝葉,臉上洋溢著愉悅的表情,然後緩緩地閉上眼。

 

  處在這樣寧靜的環境下一會兒後,忽然聽見了身後響起樹枝被踩斷的聲音,而那腳步聲也越來越近。穗乃果睜開了雙眼,轉身看向聲音發出的來源。在看到來人的身影時,穗乃果的眼眸越張越大,不自覺地脫口說出了一個名字:

  

  「えり…ちゃん…」

 

        ※     ※

 

  「我…走這裡真的對嗎?根本就連個人影都沒看到!」

     

  「妮可親是不相信我的占卜囉?」

 

  「我才…喂!都了才沒有,妳不要撲上來啊——!」

 

  「……」

 

  希拍拍手,轉身比了個讚,襲胸成功!

 

  「……」

 

  「走吧,找到穗乃果比較重要。」邁開了步伐。

 

  「真姬說得沒錯。」繪里也跟著提起了步。

 

  「嗯嗯。」x4

 

  「「喂!不要丟下我們啊!」」對於其他六人的無視,希和妮可表示接受不能,不過前面的六個人完全沒有要停下的意思。

 

  「希、妮可,再不快點就要下妳們了喔。」

 

  「「海未妳別一本正經的出這麼無情的話啊!」」

 

  最後她們倆還是乖乖的跟了上去。

 

 

  又走了段路後仍舊是什麼人都沒遇到。

 

  「真的沒問題嗎?照這樣下去。

 

  看著繪里有點消沉的樣子,走在旁邊的小鳥鼓舞地道:「一定能找到穗乃果ちゃん,繪里ちゃん別擔心。

 

  小鳥眼中的認真和不放棄讓繪里驅散了不少不安,『大家都沒有放棄呢。必須振作起來,穗乃果還在等我!』

 

  誠心地直視著小鳥:「謝謝妳,小鳥。」

 

  「不客氣~」

 

 

  「?前面那是…?」走在最前端的凜突然停下了步。

 

  「怎麼了嗎,凜ちゃん?」跟在凜後面的花陽納悶的問著凜。

 

  「花陽親,妳看那裡有個人!不覺得很像誰嗎?」凜手比著前方不遠處站在樹下的人。

 

  「咦?看起來真的很像誰呢…?那那那不是穗乃果ちゃん嗎?」

 

  「穗乃果ちゃん?…欸欸欸欸欸——!」

 

  「妳們兩個怎麼啦?站在這裡不動。」後面追上的幾人不解地看著呆站的兩人。

 

  花陽和凜抖著手巍巍的指著前方,其他人順著她們的手指看了過去。

 

  「那、那不是?」

 

  「穗乃果ちゃん嗎?」

 

  期待許久的人突然出現在眼前,眾人一瞬間無法反應過來。

 

  最先回過神的是幾乎萬事都處變不驚的希,發現繪里還站著不動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她露出了惡作劇般的笑容上前拍了下繪里的肩。

 

  「繪里親居然還站在這不動?唉~穗乃果ちゃん真可憐,遇上了這種冷情的人~」

 

  因為這番話,大家也一一的回過神來了。

 

  「繪里妳還不快去!妮可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是呢。繪里,穗乃果就交給妳了。

 

  「加油喔~繪里ちゃん~」

 

  「穗乃果還在等妳喔。」

 

  「凜和花陽親會在後面幫妳加油的~」

 

  !繪里ちゃん不要再猶豫了。

 

  「上吧!繪里親!」

 

  「大家…」繪里感動的看著眾人為她打氣的樣子。

 

  旋即堅定地轉過身,一步一步的走向穗乃果。

 

  『穗乃果瘦了,這三年來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呢?』愈接近穗乃果,繪里就愈心疼的看著她。

 

  就在距離只有幾步時,繪里看到穗乃果緩緩的轉過了身,而她的心也越跳越快,然後,穗乃果的臉龐伴隨著驚訝的表情完整的出現在視野中,以及,三年來她一直渴望,連一刻也不曾忘記的,令她深深著迷的聲音。

 

  「えり…ちゃん…」

 

  聽到的那一瞬間,繪里再也按耐不住,一個箭步上前抱住了穗乃果。

 

               ※             ※

 

  『?』面對直撲而來的繪里,穗乃果免不了吃驚了下,還摸不著頭緒。側頭看了下繪里,發現她完全沒有要放開的意思,穗乃果不知道該怎麼辦,於是就站著不動,任由繪里緊緊地抱著她,但她的腦子卻開始運轉了起來:『嗚嗚嗚~該怎麼辦呢?可、可是她長的跟彙漓ちゃん好像喔!』偷瞄了眼繪里:『金色的頭髮呢,難道是外國人?……但是,我似乎在哪裡看過……?雖然是第一次見面,這份安心感為什麼會讓我覺得如此的熟悉和眷戀?』

 

  聞著繪里身上散發出的味道,穗乃果緩緩地閉上了眼:『就好像,很久很久以前,穗乃果曾和她見過……

 

  輕柔的風溫柔地撫摸著香桃木的樹梢,讓它輕輕地拂落幾朵盛開在它身上的純白的花。

 

  『好溫暖啊……一直這樣下去也不錯呢……不對!我在幹嘛!怎、怎麼會有這種想法,這、這樣是不行的!』穗乃果的臉瞬間紅了起來,然後手把繪里推開。

 

  而繪里則錯愕地看著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推開。

 

  「對、對不起,我並不認識妳,妳可能認錯人了。」雖然覺得很害羞,但穗乃果仍雙眼直視著繪里說道。

 

  「穗乃果別開這種玩笑了,一點也不好笑喔。」一絲不安從心底冒了出來。

 

  「嗚…雖然不清楚妳為什麼會知道穗乃果的名字,但是穗乃果真的不認識妳。」

 

  「怎麼可能,妳剛才還叫出了我的名字不是嗎?」

 

  「?妳的名字也是這個啊。其實,因為妳長得很像一個我認識的人,有點嚇到了才…」

 

  穗乃果的表情不像是說謊的樣子,繪里的不安逐漸地擴大了。

 

  『難道…穗乃果失憶了…?』在明白這點之後,繪里心情直接跌到了谷底,心臟似是被重擊般令她呼吸困難,而雙手則無力的垂放在兩側。

 

  「那個…妳還好嗎?」穗乃果擔憂地看著她,有點不知所措的舉起右手。

 

  聽到穗乃果的詢問,繪里扯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表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看著這樣的繪里,穗乃果的心也跟著難過了起來,甚至有些想哭。她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種反應,明明是第一次見到繪里,是個才說上幾句話的陌生人,但是心底那如刀割的情緒卻驅也驅不散,反倒愈積愈多。她不喜歡繪里露出這種表情,很不喜歡。

 

  原本在後面觀看的眾人發現兩人的不對勁,馬上朝她們走近,想了解發生了什麼。

 

  「繪里,穗乃果,妳們兩個怎麼了?」海未在走到距離她們只有兩三步時開口問道。

 

  而希也上前把手搭在繪里肩上問道:「對啊,妳們…繪里親妳怎麼了?」注意到繪里的異狀,希的表情立刻嚴肅起來。

 

  希低沉的聲音讓其他人也看向繪里,那副深受打擊的樣子使其他人開始覺得事情嚴重了。

 

  「穗乃果妳是不是…」海未轉頭問著唯一知道發生什麼的穗乃果。

 

  「海未。」繪里出聲制止了海未,雖然她非常的難受。三年前穗乃果突然間消失,尋找時一次次的失望,到如今明明已經找到了最愛的人,但她卻忘了自己,累積了這麼多創傷。不過,即使如此,繪里仍不希望穗乃果受到責備,「不是穗乃果的錯。」

 

  「那妳為什麼…?」

 

  「…穗乃果失憶了……」早已明瞭它是個不爭的事實,在說出口後卻還是感受到了錐心之痛。

 

  「?」全部的人都震驚了。

 

  「穗乃果ちゃん!妳真的不記得我們了嗎?」小鳥著急的走到穗乃果面前抓著穗乃果問。

 

  從剛才就一直不曉得該如何是好的穗乃果,面對小鳥的詢問,顯得更加無措了。

 

  聽著方才她們的對話,穗乃果得知她們似乎是認識她的,可是不管她怎麼努力的回想,關於她們的任何記憶依舊是一片空白。

 

  「對不起……穗乃果真的不記得和妳們有見過面……」

 

  「怎麼會……」小鳥也受到了打擊,幼馴染的失憶讓她承受不住地哭了出來。腳步虛浮的向後倒去,而身後的海未及時接住了她。

 

  「小鳥……」

 

  「海未ちゃん……穗乃果ちゃん……」

 

  「嗯……」海未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從小一起長大,總是在身前引領著她們,給予她們勇氣的幼馴染居然遺忘了她們,饒是堅強如海未仍舊無法相信。

 

  穗乃果看著小鳥哭泣的樣子和像是被哭聲傳染般已經淚聲俱下的凜、花陽,還有神色鬱鬱寡歡的其餘人,她覺得自己似乎做錯了什麼。她緩緩地低下了頭,一股悲傷的情緒從心中瀰散開來,眼眶裡也冒出了些許淚水。她同樣不希望大家露出這樣的表情。

 

 

  『太陽的溫度是如此地令人眷戀;溫柔的包覆著我們的這道陽光,是多麼的讓人感到溫暖。當太陽失去了這份暖活人心的力量,世界則陷入了一片漆黑冰冷。太陽的離去和遺忘,帶來的影響是人們無法承受的結果。』

 

 

  穗乃果難過的樣子刺激到了繪里:『明明不想讓穗乃果受傷的,卻還是讓她露出了這樣的情緒,我真是失格啊。失憶這種事並不是穗乃果想要的吧。現在最重要的是穗乃果的心情,至於回憶什麼的忘了就忘了,未來還是能夠一起創造的,不是嗎?』

 

  她走上前去抱住了穗乃果,溫柔的撫摸著穗乃果的頭,嘴角輕聲地在她耳邊說:「對不起,穗乃果,讓妳這麼難過。妳不記得我們了並不是妳的錯喔,所以妳不需要把一切擔在自己身上。雖然我是個失職的愛人,但還是希望妳能依靠我。就算妳現在忘記我了,我們還是能從頭開始,然後一起走下去、一起擁有許多美好的記憶,所以,別哭了好嗎?」

 

  聽著繪里溫柔的聲音,穗乃果的淚潰堤了出來,她把頭埋在繪里的懷裡並緊緊地回抱著她,直到繪里說完了,她的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了出來。而繪里也不催她,只是一下一下的輕輕撫摸著她的頭。

 

  過了會兒後,穗乃果逐漸停住了眼淚,然後放開了緊抱的手退開了一步,頭直視繪里道:「雖然穗乃果記不起大家,但是對大家有種熟悉的感覺。穗乃果想找回丟失的記憶,因為我很喜歡大家,不想再看到大家那樣的表情了。」

 

  繪里露出了笑容並牽著她的手道:「那麼,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叫絢瀨繪里,是妳的戀人喔。」

 

  「…嗚…」

 

  「怎麼了嗎,穗乃果?」

 

  「其實,穗乃果認識一個也叫做えり的人,她也和我說過我們是戀人喔。雖然覺得對妳很熟悉,但是不是戀人,穗乃果並不知道……」

 

  「穗乃果。」繪里認真地看著她:「穗乃果不要被她騙了,我才是妳真正的戀人。」

 

  「但是她也對我很好呢……」

 

  「對妳好不代表就是妳的戀人喔。

 

  「對啊,穗乃果ちゃん,繪里親說得沒錯。

 

  「也許她真的對妳很好,但別被騙了。」

 

  「相信妮可的,她說的完全是謊言。

 

  「穗乃果ちゃん別被她騙了喵!」

 

  「沒錯,不能相信喔,穗乃果ちゃん!」

 

  「這種拙劣的謊言是不能相信的,穗乃果。

 

  「穗乃果ちゃん,真心相愛的兩個人和單戀著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喔!」

 

  本來在一旁看著溫馨的相認大會的眾人,在聽到穗乃果的疑問後,紛紛上前來說服穗乃果。

 

  面對眾人犀利的言詞,穗乃果雖然喜歡她們,但仍無法如此輕易的相信大家所說的,畢竟倉本彙漓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還歷歷在目,況且,她並不討厭倉本彙漓。

 

  「穗乃果喜歡大家,但也喜歡彙漓ちゃん,很抱歉,穗乃果無法這麼簡單的接受妳們說的。

 

  「穗乃果。我不會強迫妳馬上就接受這番說詞,但是就如小鳥說的,真心相愛的感覺和只有一方單戀是不同的喔。如果妳愛著一個人,妳的心會隨著她一起跳動,會希望和她待在一起,一起做許多的事。」繪里仍然溫柔的看著她。

 

  「繪里ちゃん……」

 

  「沒關係的喔,穗乃果。慢慢來就好,我會等妳的。」

 

  「我…」

 

  「穗乃果!」就在穗乃果還想說什麼時,背後傳來了一道呼喊她的聲音。

 

  眾人朝發出聲音的方向望去,看見了倉本彙漓滿臉冷意地朝她們急速走來。

 

         ※      ※

 

  『明知道會發生這種事,看來是我疏忽了。今天早上的不安果然成真了。』面色不快、正急忙往回走的倉本彙漓如此想到。

 

 

  「什麼!這種事現在才來回報!」

 

  「非常抱歉,原本想再觀察是不是您交代的人,因此才會現在才來。」

 

  倉本彙漓看著眼前的出羽神社的巫女,冰冷的視線毫不掩飾地直盯著,讓巫女不敢對上她的雙眼,身體還不自覺地顫抖,冷汗也不停的冒出。

 

  『雖然少主才接管事務沒多久,但上位者的威壓已經到了如此不可忽視的地步了嗎?』巫女的內心一邊覺得很欣慰,可一邊又畏懼著她成長的速度。

 

  在旁侍立的伊澤匠真微不可察地皺了下眉,隨後上前一步開口道:「少主,請您冷靜。撤換人事這方面,您還沒有權限。」

 

  倉本彙漓收回盯著屋女的雙眼,語氣淡然道:「這件事還沒到讓我失去理智的地步。」說完直接提起腳步離去。

 

 

  快到穗乃果的所在地時果然看見了繪里一群人,心中那好不容易壓下的怒火轟地一下又竄起,而她們之間曖昧的氛圍更是讓她想不顧一切地打碎。

 

  「穗乃果!」

 

  不出其然,大家都看向了發出聲音的倉本彙漓。

 

  繪里默默的伸手把穗乃果護在身後,眼神也換上了不輸倉本彙漓的冷冽與認真,順勢壓下方才的驚訝。其他人在繪里果斷的動作之後也紛紛反應過來,一言不發地靠近穗乃果,巧妙地把她圍住。她們已不再是當年恣意揮灑青春的高中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畢竟出社會好幾年了,潛伏在當中的黑暗也見識過不少,縱使她們還保有原本純真的性格。

 

  被圍在中間的穗乃果有點不太明白氣氛為何突然凝重了起來,左瞧右瞄,大家的神情都相當嚴肅,看來是沒有人能幫她解惑了。

 

  倉本彙漓在繪里面前站定後開始打量著她:『以前只在照片上看過,本人看起來比照片上還要敏銳,似乎更難纏呢。』

 

  繪里面對全身上下散發威壓打量著自己的倉本彙漓,也用不比她遜色的氣場盯著,這幾年的警部可不是白當的,什麼大場面或大人物沒見過?能讓她動搖的只有穗乃果、家人和μ's的七人而已。

 

  『雖說是第一次見到,這長相果真如海未和小鳥說的十分相似。這麼不加遮掩的威壓,不是一般人吧。不好應付呢。』想到倉本彙漓用著和她相仿的臉和穗乃果一起生活,還可能做過親密的舉動,繪里的火氣和厭惡感上升了許多,眼神也更加地深邃。

 

  兩人間無聲的較量,周圍的氣場強到讓人猶如置身在寒冬之中,還能面不改色地站著的只剩身為醫生的真姬和對面的伊澤匠真。真姬也是大風大浪經歷了不少,缺胳膊少條腿或全身流淌著鮮血的人幾乎天天看見,而那些叱吒風雲、呼風喚雨的人,在生死面前還不是得乖乖向她低頭?類似的情景多不勝數,因此現在才能把強勁的威壓視若無睹;伊澤匠真也是,若是沒有足夠的承受力,執事這個職位早就換人當了。

 

  餘下的人,就連希這名Max級的大魔王(女神)都有些支撐不住,何況他人呢?

 

  在繪里身後的穗乃果雖然看不見她們兩人的眼神較量,但佈滿整個空間的恐怖氣息仍讓她不舒服地扭動著身體。

 

  「嗚…えりちゃん…」

 

  穗乃果小小的呢喃聲一出,立刻成功地打斷了繪里和倉本彙漓的對視,周邊的氣場也瞬間消散無蹤。

 

  繪里急忙轉身看著穗乃果:「怎麼了,穗乃果?哪裡不舒服嗎?」

 

  「我沒事啦,只是剛剛有股令人難受的感覺而已…咦…奇怪?現在又不見了…」

 

  安心的摸摸穗乃果的頭:「妳沒事就好。」

 

  從酷寒中解放的眾人也鬆了口氣,現在的他們可無福消受啊,那種強大的氣場。

 

  把視線放在穗乃果身上,確認她真的沒事後的倉本彙漓開口道:「穗乃果。

 

  「啊!彙漓ちゃん~」開心地朝她揮手。

 

  「穗乃果,過來,我們回家。」倉本彙漓笑著向穗乃果伸出了手。

 

  「?但是…」

 

  「穗乃果,我們回家吧。」繪里臉上也掛著笑容,拉著她的手道。

 

  「?」穗乃果看著對自己伸出手的倉本彙漓和拉著她的手的絢瀨繪里,雖然她們臉上都是笑著的,卻有種讓她無法忽視的詭異感。

 

  「那個……」穗乃果縮了縮脖子,不知所措地來回瞧著兩人。

 

  「穗乃果?」x2

 

  穗乃果想說點什麼來回應,但兩人用著相同的表情和相同的語調,還有相似的面容盯著,真的是讓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夠了,妳快放開穗乃果,別再纏著她。」倉本彙漓的雙眼又看向繪里,語氣不快地說。

 

  「妳才別再繼續纏著穗乃果,還對她說一堆謊話,妳到底要欺騙她多久。」繪里也看向倉本彙漓。

 

  「少在那裡胡說,欺騙她的是妳吧。」

 

  「讓穗乃果失憶,利用這個機會灌輸她錯誤的事實,妳敢說沒有?」

 

  「乘穗乃果失憶,想靠謊言誘拐穗乃果的妳才有問題。」

 

  繪里和倉本彙漓妳一言我一語的相互質問,劍拔弩張的氣氛又回來了。

 

  在中間聽著兩人激烈的言語攻防,穗乃果的頭開始痛了起來,她的身體還沒完全恢復,能撐到現在已是不易。她手扶著頭,臉色蒼白地站著。

 

  真姬發現了穗乃果的異狀,心知穗乃果這是身體還沒好所致,她立馬上前介入:「穗乃果,妳的頭很疼嗎?讓我看看。」

 

  「嗯…有一點…」

 

  「穗乃果,妳的頭又痛了嗎?快!我馬上帶妳回去休息,讓醫生檢查!」倉本彙漓神色緊張且不由分說的拉起穗乃果的手道。

 

  真姬皺了下眉:「我就是醫生,妳別礙著我。」

 

  「妳是醫生?」倉本彙漓質疑地問,但還是鬆開了手。

 

  「對。」真姬隨口答道,繼續檢查的動作。她的手輕輕地四處按壓穗乃果的頭,並問她痛不痛。

 

  「還好,因該沒有出血。不過還是得再做更詳細的檢查。」真姬從背包裡拿出了一罐藥膏:「擦點吧,頭比較不會那麼痛。」

 

  繪里迅速的接過,並溫柔地幫穗乃果上藥,沒能在第一時間察覺穗乃果的不適讓她很自責,手上的動作也更加的溫柔,深怕弄痛了穗乃果。

 

  慢了一步的倉本彙漓只好在一旁看著,神色依舊有些不快,但穗乃果比較重要,她也就不說什麼了。

 

  「好點了嗎?」

 

  「嗯,謝謝妳,繪里ちゃん。」露出了笑容。

 

  穗乃果的臉色不再那麼蒼白了,緊張的眾人也放鬆了不少。

  

  「穗乃果,妳沒事就好,剛才真是嚇到我了。」海未關心道。

 

  「小鳥也是,穗乃果ちゃん沒事就好。

 

  「對不起讓妳們擔心了。

 

  「穗乃果ちゃん不用道歉,是沒有注意到妳身體狀況的我們的錯。」希溫和地看著穗乃果。

 

  μ's的大家都湧上前去關心著穗乃果。這種讓人無法介入的氛圍讓倉本彙漓很不喜歡,總感覺穗乃果離她愈來愈遠了。

 

  「穗乃果,我帶妳回去休息。」倉本彙漓牽起穗乃果的手,拉著她就要走。

 

  「?…好喔。」穗乃果真的覺得累了,況且她並沒有忘記想找回記憶的念頭,穗乃果其實並不笨,雖然有時呆呆的,但她明白,想找回記憶就必須回到倉本大宅。

 

  繪里沒想到穗乃果會答應跟倉本彙漓回去,她緊緊抓著穗乃果的另一隻手,眼神不可置信的直視著穗乃果,不希望她離開。

 

  「繪里ちゃん,相信我。」感受到繪里的不安,穗乃果開口道。

 

  「穗乃果……」

 

  「繪里ちゃん。」

 

  繪里讀懂了穗乃果眼中傳達出的意思,雖然覺得落寞,但仍鬆開緊抓的手。

 

  倉本彙漓默默地看著她們的互動,等到繪里放開穗乃果的手,她直接帶著穗乃果離開。

 

  「穗乃果(ちゃん)!」其他人不明白繪里為何讓穗乃果離開,一個個想上前不讓穗乃果離去。

 

  繪里伸出手阻止了她們。

 

  「繪里(ちゃん)!」

 

  繪里搖了搖頭:「不需要追。

 

  斷後的伊澤匠真確認她們不會追上後,朝繪里微微的鞠躬便轉身和隨從離開了。

 

  「繪里親妳是不是有什麼打算?」希瞇著眼問道。

 

  繪里沒有看向她,而是望著穗乃果離去的方向,直到她消失在視線中。

 

  「我是答應了穗乃果沒錯,但我不打算坐以待斃。

 

  「讓穗乃果ちゃん回去是故意的囉?」

 

  「先回到別墅再說吧,我們還有許多事要準備呢。」朝穗乃果離開的方向看了最後一眼,繪里提起了腳步轉身離去。

 

  不知道繪里葫蘆裡賣什麼藥的眾人只好無奈地跟著離去。

 

第二章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