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沒有按照時間順序排列

 

番外一  關於姓氏的問題

 

  「吶,小鳥阿姨,妳知道我姓什麼嗎?」一名年約4、5歲,隨意地把淡橘長髮綁起個低馬尾,還有雙水汪汪的淺藍大眼的小女孩,坐在小鳥的腿上仰頭問著她。

 

  「啊啦,小淳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呢?」小鳥和藹地看著她。

 

  「那是因為爸爸和媽媽都不告訴我,爺爺奶奶們和雪穗、亞里沙小阿姨也不告訴我,就連在俄羅斯的曾祖母也不例外。」似乎是很不滿,淳嘟著小嘴。

 

  「誰惹小淳不開心啊~?」推門走進來的希笑眯眯地問。

 

  「希阿姨!」看見希來,淳開心地跳下小鳥的腿,跑去蹲下來的希那。

 

  「小淳真乖,希阿姨有帶蛋糕來喔~」摸摸淳的頭,希拿起一個紙袋輕晃著。

 

  「哇~!蛋糕!」淳興奮地揮舞著小手。

 

  「別讓她吃太多,會蛀牙的。」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海未放下手中的書,對著希道。

 

  「海未ちゃん還是這麼愛操心。」希笑著回應。

 

  「我可不想讓她步上她母親的後塵。」海未挑眉。

 

  「呵呵,她聽到了肯定又會大聲地反駁。」貌似是想到了什麼,坐在另一頭的妮可說。

 

  「沒錯沒錯~然後她還會找救兵來幫忙,最後變成在放閃。」凜掛在椅背上,懶洋洋地說著。

 

  「兩個笨蛋。」依舊話少的真姬坐在窗邊喝著手中的飲料。

 

  拿出蛋糕,切了一小塊給淳後,希撐著臉問:「可以說說發生了什麼事嗎?」

 

  「小淳剛才在問她的姓氏。」花陽坐在淳旁邊,幫她擦掉嘴上的奶油。

 

  「嗯~小淳也到了會問這種問題的年紀了呢。」

 

  「希阿姨知道淳的姓氏嗎?」終於有個能為她解惑的人,淳感到很開心。

 

  希一派輕鬆地道:「知道喔~」

 

  「可以告訴我嗎?」淳一臉期待。

 

  「喂!希妳真的要說嗎?」看希是真的要說,妮可詫異地問。

 

  「那家的長輩肯定不會允許的。」

 

  「小鳥妳說的真直接。

 

  「如果是真姬ちゃん也會這麼說不是嗎?」

 

  「…嘛…也對啦…」

 

  來回看著她們講話,淳一臉疑惑地問:「不能說嗎?」

 

  「可以。但小淳真的要聽嗎?」

 

  「嗯!」

 

  玩味地笑著開口:「妳的姓氏是——絢瀨喔。」

 

  希的眼裡閃爍著不明的光芒。

 

      ※    ※

 

  暖和的太陽照亮了大地,輕快的東風吹過,拉起遍野的勃勃生機。

 

  隨處可見的櫻花正全心全意地盛放著它的美,褐色枝椏上的粉紅花瓣,靈巧地搭上風兒的順風車,從樹梢間旅行至地面。

 

  掛著的大大匾額上寫著『穗むら』三個字的和式點心鋪,木造的房屋外也被陽光映照地折射出淺淡光芒。

 

  今天穗むら難得沒營業。

 

  若深入看的話,可以發現客廳似乎從緊閉的紙門縫透出些許寒氣。

 

  裡面坐著穗乃果的父母,而他們對面是繪里的爸媽,連應該在俄羅斯的祖母也掛著淺笑跪坐在一旁,繪里和穗乃果則是在雙方中間,與他們圍成一個四角形。

 

  穗乃果盯著不說話的長輩們,她用手肘輕輕地碰了一下旁邊的繪里,示意她出去。

 

 

  她們悄悄離開後來到前面店鋪的地方。

 

  穗乃果伸手整理下繪里有些紊亂的衣領,抬頭問她:「該怎麼辦啊,繪里ちゃん?」

 

  繪里摟著她的腰,低下頭看著穗乃果:「這確實是個大問題。

 

  「還不是繪里ちゃん害的。

 

  「話不能這麼說啊,穗乃果,他們可是長輩。

 

  「繪里ちゃん只要強勢一點就不會演變成這種局面。」不滿地瞪著繪里。

 

  繪里不以為意,雙眼充盈著笑意:「那穗乃果怎麼不去說呢?」

 

  「繪里ちゃん妳明明就知道我去講也沒用!」那句話成功惹惱了穗乃果,她不高興地抓住繪里的衣服。

 

  『真是的,才剛幫我整理好,轉眼又亂了。』繪里失笑地看著穗乃果可愛的表情和動作。

 

  等了許久都沒聽見繪里回應,只是奸詐地(穗乃果視角)對著她笑,不滿之情更上升了。

 

  「繪—里—ちゃん!」

 

  『呵呵…生氣的樣子真的很可愛,像隻小貓似的。

 

  繪里加大力道,把穗乃果整個人擁進懷裡。

 

  「別生氣了,穗乃果。」

 

  「哼!」頭埋在繪里懷中的穗乃果輕哼了下,「妳可是孩子的爸爸欸!」

 

  「好啦好啦,我錯了,老婆原諒我好不好?」小聲地在穗乃果耳邊說。

 

  「這還差…」轉過頭看向繪里時,連話都還沒說完就被繪里吻住了。

 

  雖然只是個淺吻,但穗乃果還是忍不住滿臉通紅,羞赧地把頭埋回繪里懷中。

 

  「都吻過很多次,連孩子都有了還這麼害羞。」繪里的低笑聲傳入穗乃果耳朵裡。

 

  「我、我、我們在談正、正事欸/////!」

 

  「是~是~」

 

  「那、那現在該怎麼辦?」想轉移繪里注意力的穗乃果重新提問。

 

  「嗯…我想想…」

 

  「要不要…把小淳接回來?」穗乃果歪著頭道。

 

  「唉…自從小淳出生後他們就為了個姓氏吵不停,每年都要對簿公堂一次。就是因為這樣,每次都要把小淳送去真姬家拜託她們照顧。」繪里真心覺得無奈。

 

  「唔…也是呢…戶籍上明明寫的很清楚…」

 

  似乎不知道自己說出的話讓繪里的心花怒放了好幾朵,穗乃果呆呆地呢喃著。

 

  雀躍地親了一下穗乃果的額頭,繪里對著穗乃果道:「我馬上打電話給她們,叫她們帶小淳回來。」

 

  話落,立即那出攜帶電話撥了真姬家的號碼。

 

  「……真姬嗎?…對,我是繪里…我想拜託妳們把小淳帶回來…啊,沒錯,懶得繼續聽他們吵…嗯…好,那就先這樣…再見。」掛掉電話,把它丟回口袋裡,繪里對穗乃果道:「我們先回客廳吧。」

 

  「不等小淳嗎?」

 

  拍拍穗乃果的頭:「沒關係。」繪里邊說邊牽著她的手往裡面走。

 

 

  等兩人又悄悄進去後,看見他們還在對峙。

 

  『我們出去也有十幾分鐘了吧!』

 

  繪里和穗乃果現在只覺得頭上佈滿了黑線。

 

  像是算計好了,她倆才剛坐下來,穗乃果的媽媽就開了口。

 

  「她們現在住在穗むら,那就表示小淳將來要繼承這間店,因此她應該姓高坂。

 

  「不不不,穗乃果既然嫁給我們家繪里,那小淳就是跟我們姓絢瀨才是。」繪里的媽媽笑著回應。

 

  就這樣,開啟了往常的模式,兩位媽媽在談笑間交手,對方每說一句,都要用比之前更燦爛的笑容回應;而爸爸們是用男人的方式對決著,說是這樣說,但也只是互相看著對方的眼睛;祖母則像是什麼都沒發生般,不受影響地在旁打著帶來的毛線,還能聽見輕快的哼唱聲。

 

  繪里和穗乃果對視了一眼,決定跟隨祖母的腳步,無視他們,自己在一邊陷入兩人世界。

 

 

  又過了十幾分鐘後,離門邊較近的繪里和穗乃果聽到了大門被打開的聲音,隨即,一聲稚嫩的呼喚傳來。

 

  「爺爺奶奶,爸爸媽媽,我回來了呦~!」

 

  對話嘎然而止。

 

  繪里和穗乃果也鬆了口氣,看向一聽見小淳的聲音,立馬換上寵溺的笑容的四人。

 

  「爸、媽,我們去接小淳進來。」繪里禮數周到地說。

 

  「快去快去,快把我可愛的曾孫女兒帶進來,讓我這個老骨頭看看。」祖母從容不迫地放下手中的毛線,對她們說。

 

  剩下四個當祖父祖母的人傻笑地對她們點頭,眼神甚至強烈傳達要求她們快點去。

 

  繪里和穗乃果在炙熱的視線下被目送出客廳。

 

 

  來到前面時,果然看見小淳和其他七人。

 

  小淳一見到繪里和穗乃果,立刻興高采烈地撲了過來。

 

  穗乃果蹲下身把小淳抱起來,親了她一口。

 

  「小淳有沒有乖乖的啊?」

 

  「有~小淳很乖喔~」

 

  摸摸她的頭:「真是個好孩子。」

 

  繪里滿臉溫柔地看著一大一小的互動。

 

  真姬她們也很喜歡這種溫馨的氣氛,但每次看到旁邊的繪里,她們仍是忍不住竊笑。

 

  「繪里親,妳這次想用小淳來滅火嗎?」希依舊掛著玩味的笑顏。

 

  「沒辦法,我不想浪費寶貴的休假日。」繪里挑眉。

 

  「嘖嘖,伯父伯母們也太極品了吧,只要關係到小淳就會爭執不停。」妮可道。

 

  繪里一把抱過穗乃果和她懷裡的小淳,驕傲道:「那是當然,小淳可是我和穗乃果的孩子。」

 

  「……」×7

 

  七人默默掏出墨鏡戴上。

 

  「啊…今天的天氣好好啊,對吧,花陽親?」凜抬頭看著天空,對花陽道。

 

  「嗯,凜ちゃん。」

 

  「海未ちゃん,妳看櫻花好漂亮啊。

 

  「真的呢,小鳥。

 

  「真姬ちゃん,妳不覺得這風很涼快嗎?」

 

  「妮可ちゃん妳難得說了句讓我十分贊同的話。

 

  妮可一個趔趄。

 

  希推了下墨鏡,似笑非笑地看著繪里。

 

  「……」

 

  「噗哧!呵呵呵,妳們別鬧了啦!繪里ちゃん妳也別生氣。」穗乃果最終忍耐不住笑了出來。

 

  雖然繪里很清楚她們只是開玩笑,但還是有點兒微微不爽,求安慰的眼神向穗乃果投去。

 

  年幼的絢瀨淳不明白爸爸為什麼突然心情低落,她伸出她的小手拍拍繪里的肩膀,童言童語地說:「爸爸不要不高興,不然小淳也會不高興。」

 

  意外得到小淳的安慰,繪里愉悅地回答:「嗯,謝謝小淳,爸爸好很多了喔~」

 

  又是絢瀨一家的溫馨場面,被晾在旁的七人雖看得很開心,但也發現鼻梁上的墨鏡出現了幾道明顯的裂痕。

 

  『看來該換新墨鏡了,順便多買些備用。』×7

 

  之後就是繪里邀請她們一同進屋裡去,且和已在裡邊等候的五位長輩開心的聊天,渡過這一天的下午。用完晚膳後各自紛紛離去。

 

 

  睡覺前梳洗完,繪里抱著穗乃果一起躺在床上小聲聊天。

 

  「繪里ちゃん,今天雖然就這樣揭過了,但問題還是沒解決吧…」穗乃果閉著眼縮在繪里懷裡道。

 

  「嗯…得想個一勞永逸的辦法。」

 

  也在想法子的穗乃果突然感覺到一個重量壓在自己身上,她張開了雙眼。

 

  「繪里ちゃん,怎麼了嗎?」

 

  「我想到了。」

 

  「真的嗎?是什…」

 

  話還沒說完又被繪里的吻堵住了。

 

  這是一個熱烈的吻,繪里毫不留情地攻略著穗乃果的嘴,舌尖不住地挑逗糾纏,讓穗乃果的手情不自禁地環上繪里的脖子。

 

  直到穗乃果快沒氣了繪里才移開她意猶未盡的唇。

 

  穗乃果喘著氣,臉頰潮紅。

 

  「不、不是說想到辦法了嗎…?」

 

  「有啊,我想…我們再生一個吧。」

 

  穗乃果對上了繪里那雙充滿情慾的青色眼眸,她知道她今晚是注定逃不過了。

 

 

  又大又圓的月亮高掛天際,一閃一閃的星子們於一旁點綴。

 

  夜,還長著。

 

  安心地和外祖父母一起睡的絢瀨淳,並不知道她的爸爸媽媽正在為她未來的妹妹努力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