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搖曳的氣息

 

  「呼──真是令人厭煩。」

 

  繪里擺弄著身上的晚禮服,稍稍伸個懶腰。

 

  繪里是日本國內數一數二知名大財閥絢瀨家的長女。從小含著金湯匙、頂著絢瀨這個姓氏出身就注定了富裕的家庭環境,以及十分嚴謹和多樣的教育。

 

  繪里有兩樣必定的責任,一是繼承家業,使絢瀨家更加興盛;二是生下繼承人。

 

  在嚴格的教育下,繼承家業已不成問題,所以現在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趕緊結婚生下繼承人。以繪里目前二十六、七歲的年紀,雖說還不老但也不算年輕,再加上繪里看起來完全沒有結婚的念頭,只是埋首於工作中,這讓絢瀨家的長輩非常著急,於是乎,時不時有空就會舉辦宴會,邀請各個上流社會的家族,一方面是增近各家感情以利商場上的合作穩固;另一方面則是看繪里能不能看上哪家的少爺小姐。

 

  但繪里其實並不喜歡這樣。

 

  看著那些虛偽的表情和做作的樣子,究竟有多少人是真心喜愛自己才想和自己結婚?內心嗤笑一聲,幾乎都是為了自家的財力及名望而來的吧,絢瀨家的實力自己是知道得一清二楚,聯姻,雖然絢瀨家還沒「落破」到需要靠聯姻來維持商場上的勢力,不過多個夥伴總比樹立敵人來的好多了,吃虧可不是一名商人會作出的行為,不,是使它發生的可能性都不會出現。

 

  繪里的父母親很溺愛自己和亞里沙,該說慶幸還是上輩子燒了高香,自己出身在絢瀨家,對於為自己找尋伴侶雖然很在意用心但卻不會硬逼,不像那些自詡為名門其實內裡已經腐朽不堪的家族,明明沒剩多少財力只餘空有的名號卻仍堅持用鼎盛時期的一切排場規矩,於是為了支撐,強迫子弟們必須和有底子的其他家族子女結婚,但通常都不會成功,有哪個實力雄厚、財力殷實的一流家庭願意接受或許會拖垮自家的拖油瓶,會落沒代表著不思進取,不懂得守財創新之道,簡單來說就是沒能力,如若真和他們有姻親關係不就等於要養一群白食的嗎?只要是個有腦袋的人都不會作出這種愚蠢的決定。

 

  唉……不過與富強的家庭聯姻也沒好到哪去。繪里無奈的嘆了口氣,外表上看起來十分強大,不過內部的問題可不比和拖油瓶家族聯姻小,擺在中間的「利益」就不好解決,應該怎樣分配獲得的好處,諸如此類的事也夠讓人頭疼了。

 

  知道父母親是不想讓自己掉價,但還不如像祖父那樣和平凡的小康之家子女的祖母成為夫妻,有多少人能像自己的父母一樣自己所愛之人剛好也是上流社會人士,母親還為了父親拋下繼承人之一的身份,他們之間沒有利益,是十分難能可貴的真摯之情。

 

  今天又在別墅舉辦了一場,美其名曰是交流,其實又是相親大會,不論繪里或被邀請的人心裡都清楚,因此獻殷勤的人不在少數。

 

  每次應付那些人繪里已經厭煩了,但又不能不堆起笑容去面對,畢竟還得顧慮到各方的合作關係。

 

  找了個空檔,繪里藉口要休息來到了花園透氣。

 

  她拿出一條鑲嵌著橄欖石的項鍊,抬高仰望,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當橘髮女子離開後,繪里在花間發現了這條項鍊,因為不知道她是誰、住在哪,於是繪里便把它帶了回來。對寶石沒有研究的繪里請鑒定師為她鑒定,結果得知是橄欖石。

 

  橄欖石,被譽為「黃昏的祖母綠」,是八月的誕生石。在埃及,被人們稱作「太陽的寶石」,相信它擁有太陽的力量,佩戴它的人能夠驅散夜間的恐懼。

 

  「太陽的寶石」嗎……繪里輕柔地笑,還真有那麼一點,不,是非常像呢。想起那溫潤的面容,笑顏就如同太陽般。

 

  只要一有空、煩悶,或是寂寞害怕的時候,繪里就會拿出它,很神奇的,似是真有魔力,總能讓她的心平靜。

 

  呵呵……明明才過了一個禮拜而已。

 

  真想見到她啊……

 

  繪里輕輕對那橄欖石項鍊落下一吻。

 

  「我們的絢瀨大小姐自己一個人坐在這裡幹啥呢?」

 

  右側突然傳來一道問語。

 

  繪里轉過頭去,在那邊的是她無比熟悉的人,醫藥世家的西木野真姬、武道世家的園田海未、警界世家的星空凜、同為財閥閨秀的南小鳥、書香世家出生,父母親更是享譽學術界的權威性學者、教授,但本人卻更愛農業尤其是稻米的小泉花陽、在演藝界擁有相當地位的矢澤家長女妮可,以及在各面方都十分神秘的東條一家的東條希。她們個個出生不凡,且與繪里一樣是家族的繼承人。

 

  她們七人也是今天被邀請的來賓,因們和繪里比較親近,所以在外界看來她們與繪里結為連理的可能性最大,不過她們其實都非常清楚,彼此只是朋友。對於繪里現在的煩惱她們也經常利用自身的條件加上外界的揣測幫繪里擋下不少狂蜂浪蝶。

 

  看到是這群好友,繪里心中輕鬆了許多。

 

  「沒什麼。」

 

  七人互相對視。繪里這種冷淡的態度有些反常,但目光瞟見她手中那條項鍊心裡就了然了。

 

  「在想那個人啊?」

 

  不理會希戲謔的表情,繪里繼續看向手上的項鍊,眼眶裡不自覺充滿了溫柔。

 

  她們暗暗嘆了一口氣,她們這位認真固執的好友啊,在一個星期前遇到了一名女子後就開始變得奇怪,總是魂不守舍地盯著那條項鍊傻笑,若是某一天沒事,光是看著那項鍊就能看一整天。她們肯定,繪里是愛上了那個人,而且是一見鍾情。

 

  『要是被絢瀨家的長輩們發現還得了。』

 

  真姬她們內心閃過不知道第幾次的感嘆與無奈。

 

  『不過……很有趣。』

 

  能讓繪里露出戀愛中的小女生模樣,她們還蠻想見見到底是何方神聖,好奇心一整個被挑起,但很可惜,繪里自己本身也不知道那名橘髮女子的身份。

 

  「大小姐。」

 

  管家低穩的聲音打斷了她們的猜想與繪里的沉浸。

 

  繪里抬頭望向管家,淡淡地道:「有什麼事?」

 

  「剛才有一名女士在大門口拿了一張照片過來,說是要給大小姐的,她還說您看了就知道她是誰。」管家恭敬地把照片遞給繪里。

 

  繪里接過,看見上面呈現出的畫面,她立刻震驚了。

 

  這、這不是……

 

  那張照片上的人是繪里,但重點是,地點正是她與那名如太陽般的女子相遇時的向日葵花海。

 

  繪里將照片翻至背面,上面寫著一行娟秀的字體。

 

  【獻給美麗的妳。】

 

  署名【Ho.】

 

  壓抑住內心的激動,繪里顫聲向管家詢問:「她、她還在門外嗎?」

 

  管家搖搖頭,歉聲道:「那名女士交予我後就離開了。」

 

  「是嗎……」

 

  繪里再次感受到那天的失落。就差這麼一點…就能相見。通過這幾天思考,儘管繪里對戀愛再不熟悉她也明白,也許還很淡只不過是萌芽階段,但足夠確定自己是愛上她了,愛上了那個人。

 

  錯失了這次的機會,還有下次嗎?自己甚至不知道她是誰。

 

  「那…她有…留下其他訊息嗎……?」

 

  「不,並沒有。」

 

  「……」

 

  繪里鼻尖酸澀難過地說不出話,只能低下頭盯著那張照片。

 

  那天相見的約定只是說說而已嗎……真討厭…感覺自己快哭出來了…

 

  幾滴淚水悄悄在眼眶裡打轉。

 

  看見此景,海未揮手讓管家退下。

 

  管家遲疑地看了一眼繪里後才躬身退離。

 

  妮可走到繪里面前,從繪里手上一把抽出那張照片,仔細端詳。

 

  「拍的還不錯嘛,光影的比例、拍攝的角度和淡淡哀愁的表情都掌握的很好,以我身為模特兒的經驗來看,對方一定是位專業的攝影師。」

 

  原本生氣妮可的行為的繪里聽見這番慎重的言論後卻生不起氣來,她知道妮可是在幫助她。

 

  「既然妮可ちゃん都這麼說了,至少解開了一項謎團。」小鳥坐到繪里的身旁,輕輕拍了下繪里的肩膀。

 

  「沒錯喔,況且,我們還多了一道線索,不是嗎?」花陽也跟著坐到繪里身邊安慰她。

 

  「就是啊繪里親,好歹還有兩項線索可以追查。

 

  「兩項?哪來的兩項喵?」凜犯傻地問著,旋即大聲地叫了起來,「好痛!真姬ちゃん為什麼打我?」

 

  真姬一副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她:「妳家可是警察世家,也出過不少偵探、律師,妳這種反應被妳家人聽見又要唸妳了。」

 

  「嗚…是…」在真姬凶狠的目光下,凜原本想反駁的心只好掩旗息鼓,小聲地在一旁碎碎唸:「當醫生還這麼兇……」真姬的眼刀子一掃過來立馬閉嘴噤聲。

 

  「咳。」不忍心見凜被真姬那堪比雷射光的視線注視下陣亡,海未出聲拯救,「總之,我們就沿著『Ho.』和攝影師這兩條下去追查吧。」

 

  「嗯,不過也不能漏掉她是其他類型的藝術從事者的可能性。」

 

  講起正事來,希就收起那副玩笑的行徑。

 

  繪里心裡的沉重減輕了不少,雖然有時候她們就像損友,但自己是非常珍惜與她們之間的濃厚友情。

 

  不打起精神可不行啊,自己先放棄了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謝謝妳們。」

 

  七人聽見了紛紛莞爾,這才是她們認識的絢瀨繪里。

 

  在一片和諧的氛圍中,花園裡的一切生機盎然。

 

 

  ──『我一定,會找到妳的。』

 

.........................................................................................................

今次照片 P站id=50376702

pixiv5037670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