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 微熱風波

 

  「她在呼喚我」的預感出現的那晚,如今已距那時兩天。早上起床後被告知二日後要舉行一場化裝舞會。

 

  而今天正是。

 

  離舞會開始還有段時間,已有不少賓客陸續抵達。因為是化裝舞會,所以每個人臉上都戴著面具,有全罩和半掩式的,而直的或橫的也有;面具上的裝飾、顏色、造型花樣五花八門,可謂不只是服裝,連面具都爭奇鬥豔。

 

  呵……真不愧是群有錢人。

 

  繪里戴著半遮的面具,手裡拿著一杯紅酒,靜靜地靠在牆邊。

 

  唉……又是這種討人厭的場合……不過有面具倒是值得嘉許。

 

  其實今天是為了慶祝自家和某個財團成功合作,不過父母親和其他長輩雖然在繪里這屢碰挫折,卻仍興致高昂,就算知道繪里不會喜歡,還是會想盡辦法,直到繪里找到她的伴侶。但也不敢太超過,偶爾會消停些,她們可不願去觸怒自己的寶貝女兒,到最後和他們翻臉不認人,這不就虧大了嗎?

 

  「妳總要開心點,老是誰欠了妳八百萬的表情,旁人或許注意不到,我們可是看厭煩了。」

 

  身旁傳來一道聲響,側頭看過去,一剛開始沒仔細留心聲音的主人是誰,不過第一眼目測對方不高,比自己矮了快10公分;對方的衣著打扮非常有品味,時髦卻不失高雅,臉上的面具也很相襯,可以說,這名女子的裝扮是全場的佼佼者之一也不為過。綜合以上幾點和她所說的內容,繪里得知眼前這位正是她的好友──矢澤妮可。

 

  「唔……我會注意的。」

 

  妮可滿意地點頭:「這樣才對嘛!打起精神來,妳前天不是有那開心的感覺嗎?懷著這份期待參加舞會吧。」

 

  「嗯。」繪里笑著回應,這大概是她今天第二次發自內心的充滿愉悅的笑容,至於第一次當然是毫無懸念地保留給了橄欖石項鍊,「對了,其他人呢?還有我拜託妳們的事有結果了嗎?」順手將紅酒交給路過的服務生。

 

  「看妳急的。」揶揄地對著繪里說,「算算時間,她們應該到了……啊,在那兒。」朝會場入口示意。

 

  海未她們在入口檢查完請柬後,四處觀望下,便筆直向她倆走來。

 

  「繪里ちゃん今天的打扮很漂亮呢~」小鳥用雙眼打量了下後給出了評論,在她對衣著服飾的天賦及興趣下,雖然繪里妝扮低調,可那一身優雅氣質是藏也藏不住,因此予以高評價。

 

  「謝謝,妳也是。」

 

  總想鬧一回的漫才組在一旁看後可不會浪費這個機會。

 

  「小鳥大師,妳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對對,我們呢?我們呢?」

 

  「整體都還不錯,但若在嘴上多佩戴一層膠布就更完美了~」面對希和凜,在中招多次後,小鳥已完全免疫,能夠從容應付,臉上的笑容甜美到看不出慌張。或許小鳥的腹黑特質就是這麼訓練出來的。

 

  「哇~小鳥ちゃん好恐怖~」希用手指輕輕搓揉著撥弄到前方的髮梢,今天難得梳了個低馬尾。

 

  「希,別玩了。」

 

  「海未ちゃん明明看得很開心。」斜睨著努力憋笑以至於面部有些扭曲的海未,『這麼不坦率,是被真姬ちゃん傳染了嗎?』

 

  「妳們再聊下去,繪里可要哭了~」

 

  驀地被點名,本來在一邊看得津津有味的繪里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妮可,我才沒要哭!」

 

  「噫~是嗎~剛剛不知道是誰急……」

 

  繪里紅著臉伸手捂住妮可的嘴。

  

  「我、我才沒有!」

 

  別亂說啊!越來越沒臉見人了……

 

  「呃……繪里ちゃん,妳要不要先放開妮可ちゃん呢?」花陽看著妮可急急地拍打繪里的雙手,面具下的臉頰漲紅,一副喘不過氣來的樣子,她這一年四季都如暖春的心暗暗為妮可掬了一把同情的淚水。

 

  繪里連忙移開手,不好意思地後退一步。

 

  「妮可,妳沒事吧?」

 

  「老娘差點就被妳害死了!」

 

  「喂,注意下形象。真姬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嗯,妳們剛才太高調了。」她們本就是不管到哪都會引人注目的焦點,儘管有面具的遮掩,但光看她們的髮色就大致猜到是絢瀨家的繼承人和她的友人們,不少周遭的賓客悄悄地朝這投注視線,更甚是交頭接耳。海未微不可察地掃了那些人一眼。

 

  經過一番提醒,繪里和妮可用眼神相互交流了下,看到對方眼裡的無奈。

 

  『怎麼辦呢……』

 

  『不知道。』

 

  幸而就在這時,四周的燈光全熄滅,一道聚光燈照亮出現在樓梯口的繪里的父母。

 

  「歡迎各位的蒞臨,我們在此宣布,舞會──正式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