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白色婚禮

 

    聖潔的白鴿震翅朝天空飛翔而去,裛下的純白羽毛緩緩飄落。

 

 

    莊嚴肅穆的教堂,其頂端的大黃鐘,撞擊的噹噹聲迴響不息,傳遍周圍各個角落。

 

    教堂裡,一位美麗純潔的新娘身穿著象徵神聖的潔白無瑕的婚紗,頭紗下的面容精緻脫俗。拖曳著長長的紗襬,她戴著白手套的纖手,一手捧住鮮美的捧花,一手挽著養育了自己二十六年的父親的手臂,雖然父親的姿容已開始略顯蒼老,但他那長年工作的臂膀仍十分健壯,他這雙為自己、母親和妹妹遮風擋雨有著厚繭的溫暖的寬大手掌將要把自己託付給另一雙溫柔安心的年輕手掌。

 

    她和父親踩著緩慢的步伐,一步一步,在周身眾人無聲的祝福與注目下向著早已在紅毯前方等待著自己的將會陪伴著自己走完下半輩子的愛人走去。

 

    儘管有著無限的不捨,希望能夠再走久一點,和自己的父親再相處一會兒,但再長的路也有到盡頭的時刻。

 

    站在自己愛人的面前,父親鄭重地把我的手交給引頸期盼的愛人,他的女婿。

 

    父親沉穩內斂且不常聽見的聲音在我們的耳畔響起。

 

    「她就交給妳了,要好好待她。」

 

    「我會的,爸爸。」

 

    愛人清脆的答應之詞以相同鄭重的語調回覆。

 

    眼眶微微泛紅,淚水悄悄在裡頭打轉。

 

    父親退離後,我和自己的愛人在牧師的祝福證婚下,看向彼此。

 

    「親愛的絢瀨繪里,妳是否願意在妳的一生中每一天都對妳的妻子忠實,是好是壞,是疾病是健康,都要愛護她、尊重她?」

 

    她青色的雙眼緊緊地注視著我,金黃的長髮在光照下閃閃發亮,她堅定的誓言,一字一句從口中道出。

 

    「我願意。」

 

    擲地有聲。

 

    直抵心房的應語不斷在耳邊徘徊,一滴幸福的淚水不禁從眼眸中流下。

 

    牧師的證詞依舊繼續著。

 

    「親愛的高坂穗乃果,妳是否願意在妳的一生中每一天都對妳的愛人忠實,是好是壞,是疾病是健康,都要愛護她、尊重她?」

 

    內心逐漸膨發的喜悅,將要攻破我的心房,向外撒出。

 

    「我願意。」

 

    我會用我的一生去回應妳的承諾。

 

    「在上帝的見證及祝福下,我宣布妳們成為夫妻,無論貧窮富足、無論環境好壞、無論生病健康,都將忠於彼此,直到永恆。現在,請雙方交換戒指。」

 

    繪里執起穗乃果的手,像是捧著全世界最珍貴之物。她溫柔地褪下穗乃果左手的白手套,拿起躺在旁邊伴娘手中的盒子裡刻印著自己名字的戒指,輕輕套進穗乃果的無名指,戒指滑過的冰涼觸感訴說著這一切的真實。

 

    輪到穗乃果了。

 

    繪里滿眼柔情地看著穗乃果為自己套上刻有她名字的婚戒。

 

    喜悅之心使然,在穗乃果的動作結束後,繪里反握住穗乃果戴著戒指的左手,將之拉到自己唇邊,輕輕落下一吻。

 

    突來的舉動讓面紗底下的臉頰羞紅,下方的來賓席也是一陣騷動驚呼。

 

    牧師慈愛地觀看著,在差不多之後,他繼續進行著婚禮的最後一部分。

 

    「現在,妳可以親吻新娘了。」

 

    ──不管是繪里還是眾人,都已期待許久的親吻禮。

 

    終於能夠一親芳澤和看見穗乃果動人心弦的臉龐,繪里內心激動不已。

 

    彷如在做這世上最神聖的事般,繪里神情虔誠地掀起了穗乃果的頭紗,隨即映入眼簾的是如此地美好。

 

    去掉這層紗,能清楚地看見繪里的面容和她那比自己淺淡的璀璨青色眼瞳,穗乃果眼裡的淚水又不聽話地滑落。

 

    「怎麼哭了呢。」

 

    說著,溫柔地擦去打溼穗乃果臉頰的淚。

 

    「因、因為太高興了,我覺得自己非常非常地幸福。」

 

    話音剛落,晶瑩剔透的淚水又不住地湧出。

 

    繪里寵溺地笑了下,右手環住穗乃果的腰,將她拉近自己,左手輕輕抬起她的下顎,讓她看向自己的眼睛。

 

    青與藍,相互倒映著彼此。

 

    「別哭了,看,妳的眼睛都腫成這樣。」

 

    「但、但是……」

 

    不等穗乃果說完,繪里低下頭親吻了穗乃果的眼,逐一把她停留在眼眶裡的淚水吻乾。

 

    於穗乃果眼上移開,繪里看向害羞發呆的穗乃果,神情十分地滿意。

 

    「好多了嗎?」

 

    「嗯、嗯……」

 

    反應過來的穗乃果自然是捂著發燙的面頰低下頭去,不敢直視繪里那雙笑意滿滿眼。

 

    而底下則是新一輪的吵雜喧嘩。

 

    「穗乃果,看著我。」

 

    繪里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

 

    雖然臉頰仍舊燙的不得了,但穗乃果還是乖乖抬頭與繪里四目相對,她眼裡的溫柔、炙熱及深邃,使自己有種被吸入的感覺,漸漸沉溺在其中。

 

    真是十分美麗的眼睛呢。

 

    「穗乃果,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原本想在更早之前就和妳結婚,無奈中間發生了一些意外,不過不要緊,如今我們終於能夠廝守在一起,我非常地高興。妳高中前的過去我雖然沒辦法參與,但是妳的現在和未來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會與妳一起度過,過程中會有歡笑,會有淚水,也許也會有爭執,不過,不論發生了什麼,妳都會是我一生的摯愛,沒有人比得上,而我對妳的愛則會持續到永恆。」

 

    這一番深情的告白自然是讓穗乃果感動到不行。她雙手捧住繪里的臉,用同樣深情的語調開口。

 

    「繪里ちゃん,我也是喔。妳的過去我同樣無法參與,但是我會和妳一起度過每個下一刻。妳也是我這一生的摯愛,直至永遠,可是,我不希望成為妳的最愛,因為還有我們的孩子和家人朋友,我希望妳也能夠愛他們。」

 

    繪里揚起一抹微笑──那是從眼睛直達心裡的笑意。繪里抓住她觸摸著自己臉龐的手輕輕摩挲。

 

    「嗯,都聽妳的。」

 

    湛藍與淺青相互注視著,含情脈脈地傳遞、分享著彼此的愛。

 

             「えりちゃん、愛しでるよ。」

 

    「私も愛しでる、ほのか。

 

    逐漸靠近的兩個臉龐,下一刻,吻上了對方的唇。

 

    蜻蜓點水般的吻在繪里將穗乃果抱得更近,左手扣緊她的後腦杓,更加強烈的侵占後變了調。舌尖不斷相互挑逗、翻攪、吸吮,彼此的口腔、唾液無一不被對方關照;落下的金黃髮絲與橘交織混雜,糾纏在一起。

 

    穗乃果的雙手在不知何時,從繪里的臉頰滑到她腦後,環上她的脖頸,與她深情忘我地擁吻著。

 

    期間,繪里還舉起左手在空中打了個響指,旋即,成堆成堆絢爛的花瓣從上方傾瀉而下,兩人沐浴在花雨中相吻。

 

    底下被遺忘的眾人當然全炸成鍋了,一桶桶的爆米花陸續出爐。

 

    「好好好!」

 

    「警部再加把勁!」

 

    繪里的上司、同事和下屬熱烈地歡呼叫喚著,不時還有口哨聲摻雜其中。

 

    而繪里的父母則是一臉欣慰,亞里沙坐在旁也是高興地說不出話來。

 

    「真不愧是我家繪里,好樣的!」

 

    「嗯,看來我倆能夠早點抱孫了!」

 

    於另一排的穗乃果的家人理所當然地也是欣慰到不行。

 

    「穗乃果終於有個好歸宿了。」

 

    「嗯,繪里姊夫定會好好對待姊姊的。」

 

    「唉~繪里也真是的,這麼性急,不過看來我可以早點抱孫了!」

 

    穗乃果爸爸笑容滿面地點頭附和。

 

    「不知道我未來的姪女長怎樣,但不管如何說一定很可愛~」

 

    兩邊不約而同地道出相似的話,想來,日後的孫女爭奪戰似乎就是在這時種下的呢。

 

    至於μ's的七人也不例外地全炸成鍋。

 

    「噢噢!繪里親繼續加油啊!」希興奮地拿著DV猛拍,『這些可都是珍貴的資產啊!』

 

    「繪里ちゃん真是大膽呢,對不對,海未ちゃん~」小鳥好笑的看向一如既往害羞到不行的海未。

 

    「破、破廉恥です!這種事情怎麼能夠在大家面前做!」海未禁不住這一波閃光攻擊,臉色紅得如滴出血般,她緊緊遮擋住自己的視線。

 

    「花陽親,繪里ちゃん好厲害喔!凜努力地伸長脖子,想看的更清楚。

 

    「嗯、嗯……沒想到繪里ちゃん這麼浪漫~」花陽全身充斥在粉紅色的泡泡中,眼神陶醉的接住飄來幾片花瓣。

 

    「咳!繪里也太、太……咳!」真姬雙頰微紅,指尖卷著自己的紅髮,頭撇向一邊。

 

    「欸~真姬ちゃん害羞了~真是可愛呢~

 

    「誰、誰害羞了!意、意味不明!」

 

    「是~是~」妮可戲謔的笑著。

 

    歡笑聲不止息地從教堂內傳出,如同優美的歌聲旋律迴盪在空中久久不散。

 

      ※        ※        ※

 

    當教堂的鐘聲再次響起,和煦的陽光照亮整個青翠的大地。

 

    「我要丟囉~」

 

    穗乃果背朝著眾人,大聲道出預告後,立即奮力將捧花向後扔去。

 

    剎時,爭搶、尖叫聲不絕於耳。

 

    扔完捧花的穗乃果走到一旁的繪里身邊,二人相視而笑,再度緊緊相擁,穗乃果靠在繪里懷中,繪里貼近穗乃果的頭,輕輕閉上彼此雙眼,享受著這一刻的溫情美好。

 

 

    震翅高飛的聖潔白鴿,裛落下的純白的羽毛,伴隨著恆久的愛與祝福,飛舞在自由的天空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yaks 的頭像
joyaks

joyaks的青色天空

joya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